我们本打算这晚住在乌海。在乌海的网吧里短暂停留后,五个人又上路了。这时是黄昏时分,还能看得见路。张金的脾气我们是知道的,他一定觉得晚上还能至少赶路三四个小时,至少五六百公里。他想早一点到。

出了市区,上了一条高速,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又看见一片乌海的灯光。内蒙古的工业城市的城区并不集中,各市区之间有大片的草原或田野。我们走过了乌达和海渤湾,到了乌海开发区的出口,高速路到这里结束了,我们拐入城区,空气中有浓重的煤烟味。阿劲说,所谓的开发区是重工业区,污染严重,在这里工作的行政官员都只上半天班,下午就回海渤湾了。车子在一条直路上,借着车灯勉强可以看到路边的工厂和行人。我们叫住了一对老夫妻,问那位大妈去阿拉善左旗怎么走,她指着前面告诉我们,要到一个叫做“长盛加油站”的地方,右转就可以上路了。

去往“长盛加油站”的过程中我们走了几次弯路,我们看到了巨大的运煤车辆,和一根沉寂在夜色中、被缓缓拉起的拦截车辆的横杆。一条煤屑路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我们在那里等了很久,竟然等到了一两个行人,穿着厚重的衣服,连头都包裹得严严实实。我们向他们问了路。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