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狂野地袭来,然而我们的行军一无反顾。

纳粹命令我们加速。“快点,你们这些猪猡,下贱的狗崽子﹗”有什么不好的﹖加速可以使我们觉得暖和一点,血管里的血液流动得快些,情绪得以振奋……

“快点,你们这下贱的狗崽子﹗”我们已不是行进了,是在跑。象机器人一样。纳粹们也在跑,他们手中握紧武器。我们的样子看上去象是在他们前面逃跑的人。漆黑一片。一声枪响震破暗夜。纳粹下令射击所有掉队的人。他们的手指勾在板机上,他们不想舍弃这种娱乐。如果我们之中那个人敢停一下,一颗呼啸的子弹立刻就毙掉又一个下贱的狗崽子。

我下意识的将一只脚放在另一只前面,拖着负重的躯体。要是能摆脱这个状况多好﹗尽管我努力不去想它,我还是觉得自己是两个分开的物体——-我和我的身体。我憎恨它。

我反复对自己说:“别想,别停。往前跑。”

在我附近,有人倒在肮脏的雪地上。枪声响起。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