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轩原兄弟们进入了紧张的筹备之中。
他们的队伍也很快扩大,混不下去没法糊口的青壮年农民不断地来加入轩原的队伍,很快他们就有了一支四千人的队伍。随着队伍的扩大,拥有一个长期据点的需求就更为强烈。目前他们只能驻扎在森林里,虽然官府焦头烂额,对各地的纷扰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自保,但毕竟不是长久之法。轩原命令承宇和扬波加紧训练队伍,有时候他也亲自训练他们,一心要训出一支精兵,在战场上能以一当百。

过了一月有余,轩原得到报告,城里的军队已经集结完毕,由德州来的郭无虞将军亲自带领一支五千人的精兵,准备第二天围剿天行山。这个消息利贞也连忙派人通知了他们,看来是确凿无疑了。早已有备的轩原等人命令队伍打点起来,准备决一死战,并一举拿下天行山。
当天晚上,轩原对着整个队伍发表了讲话:“众位兄弟们!考验我们的第一个重要时刻来临了!如今朝廷昏庸不堪,各级官府腐败无能又贪婪成性,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看不到希望,我们被逼无奈走上了这条造反的道路!但是兄弟们要明白,造反不是我们的目的,把更多的父老乡亲救出火坑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为了这个,我们必须得壮大自己的力量,与腐败的官府斗争到底,直至推翻腐朽无能的政府!粉碎官府对天行山的围剿,夺取天行山,是我们开始行动的第一步!这一步成功了,我们以后就可以慢慢壮大自己的力量,与官府抗衡,如果失败了,我们就会像土匪流寇一样,永远也成不了气候。你们明白吗?”
“明白!”
“明白!”
“明日跟官府决一死战!夺回天行山!”
士兵们大声喊道。

一晚上队伍抱着武器,和衣而睡。第二天天未亮,轩原命令队伍准备出发,到官兵去往天行山的必经之路上埋伏。
只见轩原、广志、翰飞、承宇四人穿着利索的骑士装、身着黑色披风,每人戴一顶黑边帽,四人看上去威武雄壮。这时扬波也是一样的装束骑着马来到了他们身边。
翰飞说道:“扬波,你这臭小子!什么时候也跟我们平起平坐了?”
“你不服气?你不服气咱俩比试比试!”
“好小子!有时间跟你比试几下!”
轩原笑着说道:“出发吧!”

队伍出发了。天蒙蒙亮的时候,看到迎面一个年轻人骑着马赶过来。只见他一身咖色的骑士装,个子中等,身材匀称,身段风流,留着小胡子,眉目清秀,眼波流转,深情款款的眼睛似乎会说话,朝女人看上一眼,不知道得迷死多少人!兄弟几个想不到世上还有这么帅的男人,不禁看呆了,竟然忘了避讳,眼睁睁地看着人家。那个年轻人看到他们,不仅没有吓得退却,反而骑着马迎了上来。
他来到他们跟前,说道:“看什么看!不认识我了?”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利贞!不由得都松了一口气。除了轩原,弟兄几个都亲热地跟她打招呼。
承宇说道:“利贞,你吓死我了,我以为这个世界上真有比我们兄弟几个还帅的男人!以后不要这样吓人了好吗?”
利贞说道:“不要闹了。我一早就出了城,看到官兵的队伍出城门,就赶来了。你们快点,他们马上就要到了。”
利贞一拍马,跟着他们一起往前走。
轩原赶上她,说道:“你跟在我们后面吧。”
利贞没有说话,一抖缰绳,反而骑到前面去了。
广志喊道:“利贞,等等我们。你一个女孩子凑什么热闹!”

正追赶着,忽然前面出现了官兵的队伍,大家连忙一字排开,等待着他们。
对方带队的正是郭无虞。走到距离他们大约一公里的地方,他们停下了。
郭无虞喊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阻挡官兵的路?”
轩原喊道:“我是轩原,他们都是我的兄弟。”
“轩原?你竟然没有死?”
轩原哈哈大笑,说道:“想要我死?没那么容易吧?”
“你们想干什么?我们去围剿天行山,好像不关你们的事吧?”
“你错了!天行山是我轩原和众兄弟们的,你们休想踏足半步!”
“目前还不是吧?”
“哈哈,早晚就是我们的!你们要么调转马头,以后不许骚扰天行山,要么就下马受死!”
“放肆!看来你们是存心跟官府做对了!也罢,今日索性一并消灭了你们这些土匪!兄弟们,上!”
双方的士兵早已准备好了家伙,一声令下,射击的射击,拿着刀和剑的就互相迎上去砍杀起来。轩原和利贞等人也冲上去战斗起来。

这场战斗异常激烈,双方好像都决心要决出胜负。直直厮杀了一个时辰,对方死伤了不少人,轩原这边也有几百兄弟遇难。郭无虞的几个随行将领有三个已经被杀,只有郭还在死撑着。轩原想了想,骑到一边,掏出火枪,对准郭无虞的马腿射去。郭无虞的马倒下了,郭也摔在地上。翰飞正在他附近,连忙下马拿着刀生擒了他,命令几个士兵把他架回自己的这一边。其他的官兵见没有了头领,一时乱了阵脚,胡乱晃几下,四散逃命去了。

广志奋勇砍杀着官兵,正要朝一个落马的小军官砍过去,那个小军官吓得叫道:“英雄饶命!”
广志看了他一眼,忽然觉得眼熟:“你,你可是正阳县张士绅的二儿子张忠信?”
小军官愣了:“我是啊,你认识我?”
“你娶了三里屯陈老万的大闺女陈令仪?”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
“你们结婚那天,你骑着马去迎亲,我看到了。”
“你是?”
“我也是那个村里的。”
“原来如此。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十五年前我离开那家乡,再也没有回去过。”
“十五年前?这么巧,我和我老婆也结婚十五年了,你认识我老婆吗?”
“一个村子长大的,当然认识。”
“你原来叫什么名字?你肯定是改过名了。”
“你不需要知道。”
“现在我可是官兵,你是土匪。”
“现在可是我在饶你的性命!你赶快回去吧,以后最好不要再来子虚县!下次遇到你,我可不会再饶过你!”
张忠信看了看他,飞身上马,拍着马背疾驰而去。
这时承宇骑着马过来,问道:“二哥,怎么回事?我看你能杀掉他,你为什么放了他?”
广志没有说话,骑着马赶回队伍。

剩下的官兵已经跑光了,郭无虞被五花大绑放在一边。
郭无虞大声骂道:“轩原!你要么放了我,要么就赶快杀了我!将士战死沙场,死得其所!”
轩原哈哈大笑,说道:“郭将军,你这样,我反而不舍得杀你了。我们要去夺回天行山,如果你能帮到我们,我就放你回去。”
“恐怕我帮不了你!陆离现在连你们县长大人的话都不听了,屡屡冒犯上级官员,要不然官府为什么要剿灭他?”
“如果我们占据了天行山,可保你们无虞。”
“你们?哈哈,如果你们占据,危害更大!”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帮我们?”
“大哥,怎么办?”翰飞问道。
“先带上一起走。”
一个士兵给郭无虞蒙上了眼睛,放到了一匹马上。队伍重整旗鼓,准备出发。
承宇大声喊道:“兄弟们,打起精神,向天行山出发!等我们夺回了天行山,就可以松口气,好好休息休息,痛痛快快喝它几天!”
“好咧!”队伍士气高昂地回答。
轩原向四周看了看,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扬波也到处看,还问道:“利贞姐怎么不见了?”
翰飞说道:“利贞刚走了,她说天行山就不用她去了。”
“出发!”轩原说着,戴上了墨镜。
其他几个人也戴上了墨镜,率领着队伍浩浩荡荡朝天行山而去。

队伍走到天行山附近的村庄,村民们看清楚是他们,都围了上来,一些人拉着轩原落泪。
“大当家的,你可回来了。我们简直没法活了,又受官府的盘剥,又受陆离的欺压。”
“天行山上现在什么情况?”轩原问道。
“陆离已经听到了风声,山上已经有了防备,陆离的兵马已经守在了上山的路口。”
轩原说道:“乡亲们,我轩原已经回来了,以后谁也不敢再欺压你们。你们暂且看管好这个人,等我们活捉了陆离,再让他们老朋友见面。”轩原指着五花大绑的郭无虞说道,他仍然被黑布蒙着眼睛。
乡亲们押走了郭无虞,轩原带着队伍来到了天行山脚下。

早先说过,天行山易守难攻,只有一条仅能通行一人一马的羊肠小道可通往山上。山上隐隐可看到士兵的身影,看来他们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了。
轩原命令发起进攻,翰飞领着一队人马往山上强攻,其他人火力密集地掩护翰飞他们。尽管这样,翰飞的人马还是不断地倒下,没走多远,山上滚下来了木头,石头等物。翰飞无奈,只好命令人马退回来。
双方暂时熄了火,轩原等人商议着对策。
陆离站在山上的堡垒里,大声说道:“哈哈,轩原,你想夺取天行山,可是难于上青天呀!哈哈——”
广志说道:“看来只好让山上的兄弟们行动了。”
“山上有咱们多少兄弟?”轩原问道。
“大概有一千多个兄弟,我的一个老兵留在山上指挥他们。”
“通知他们吧。”

广志命令放一个信号弹。不一会,信号弹就腾空而起了。又等了一会,忽然听到山上传来一阵喊杀声,并有火光冒出,似乎有人放火,并传来了枪声。
轩原命令道:“开始进攻!”
这次翰飞和承宇带着更多的人马向山上冲去,轩原等人掩护着他们。山上的火力似乎不那么猛烈了,看来他们已经分散了一部分兵力。山上不断传来爆炸声和哭喊声。翰飞和承宇已经冲上了第一个堡垒,很快他们就占领了这个堡垒。现在他们躲在堡垒里,调转火力,开始朝山上射击。轩原和广志也带着兵马冲了上来。

再说陆离腹背受敌,不禁方寸大乱,不得已他只好亲自上阵。他本有一股蛮力,此时拿着火枪,不断地朝轩原的队伍开着火。他明白:如果轩原夺取了天行山,他的末日就到了。他声嘶力竭地大叫着,命令士兵们死守严防最后的防线。士兵们来汇报他的房子着火了,他不禁更加焦躁起来。一支山上的老兵队伍朝他们进攻而来,他的士兵不断地倒下。这时轩原带着队伍也攻到了山上。士兵们短兵相接,厮杀起来。
陆离的士兵们平时欺压良善惯了,个个耀武扬威,其实都是贪生怕死之辈,如今也知道丢了天行山,他们就没有好日子过了,由不得殊死搏斗一番,后来死伤惨重,更看见轩原的队伍来势汹汹,不由得怕起来,一些人趁乱丢了武器偷偷跑下山了。轩原早已经命令过他的队伍不得滥杀已经放下武器的对手,因此那些人得以保了命。

陆离正奋勇杀着对手,忽然看到轩原的队伍几乎已经占领了天行山,他自己的队伍死的死,逃的逃了,知道大势已去,他夺过一匹马,朝密林深处骑去。轩原看见了,赶紧纵马追上去。
陆离看到轩原追上来,回身朝他射击。轩原一边躲着,一边也朝他射击。追了一会,两人的枪里都没有子弹了,都扔了枪,轩原也追上了陆离。陆离一看到轩原追上来,心里早已发虚了大半,不禁下了马,跪在地上。
“大哥,我对不起你,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
“陆离!你这个畜生!你不配做我的兄弟!你害了多少人?我今天不会放过你!”
“看在我家里老婆孩子的份上,饶了我吧!我以后安安分分守着他们,再不害人了。”陆离哭着说。
“你有老婆孩子?认识你好几年了,我竟然不知道你还有老婆孩子?”
“他们都还没成年呢,还需要父亲呢。”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威逼利贞?畜生!你对一个女人也能下得去手?”轩原拉起他,打了他一巴掌。
陆离捂着脸,说道:“大哥,我对不起你,利贞喜欢你,我嫉妒你啊,你打我吧,你出出气!”
“你不值得我打你!跟我回去,让兄弟们处置你!”
“别呀,大哥,回去我就没命了。”
“快走!”
陆离趁他不备,骑上马就逃。轩原拿出一把匕首,一甩手,直刺入马腿上。马儿嘶叫一声,卧在了地上。
这时承宇、扬波带着人赶来了。承宇亲自带人抓了陆离,把他绑了起来。

轩原等人带着陆离回来,山下的农民们也上来了不少,看见陆离,都愤怒地叫起来。
“杀了他!杀了他!”
轩原说道:“乡亲们稍安勿躁。现在他已经害不了人了,放了他也无妨,就让他回去守着他的老婆孩子吧。”
“大哥,你确定他不会再害人了?”翰飞问道。
“他就是一条狗!被人看出真面目,以后只能夹着尾巴活了。”轩原冷笑说道。
这时郭无虞被人带了来。轩原命人取了蒙着他的黑布。
“郭将军,你大概认识你的老朋友吧?”他指着陆离问道。
郭无虞看了看陆离,鼻子里哼了一声,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轩原命人送他们下山,把他们送到官道上,令他们自行决断。

承宇带着士兵们把他们送出好远,把他们扔在一匹马上,就带着人回去了。
两人挣扎了一会,陆离先挣脱了绳子。
郭无虞叫道:“快放了我!快放了我!”
陆离替他取掉了蒙着眼睛的黑布,解开了他的绳子。
郭无虞活动了一下手脚,一把把陆离推下马。
陆离躺在地上,叫道:“郭将军,你替我在县长大人面前美言几句,我是为了你们才搞成这样的啊!”
郭无虞冷笑一声,说道:“你也配?”说完,他拍一下马背,飞驰而去。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