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中国的主人(四)

Share on Google+

第七集

旁白:真实的生活并不如文人的剧本或者主流的反腐败小说那样前进,事实上你根本看不清未来的方向,但总有人抱着未来的梦,一直做下去。此时轰动双弘村的秦建勋,已经许多年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真实地看到底层的热血、怒火、渴望以及那种最本质的民间力量。他从一个对经济与政治研究多年的学者型人物,转变成今天这样一个场合的哑巴。他几乎没有机会在这样的场合进行一番政治演讲或者反腐败动员。他的身份,就像一个读者或者歌迷,正在打开双弘村这本书或者这首歌的MP3文件,仔细地阅读与感受。他在感觉到自己必须做些什么的同时,基于某种长期形成的政治意识,同样感受到了恐惧。原来,丧失土地之后得不到公正对待的农民,竟可以有如此狂热的政治激情。荆宁市的上下政界给他留下的,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连法律也无力去解决当中的根源。这不是一篇论文、报道就能解释和呈现得过去的。

1.2009年5月20日。Time:12:25.双弘村安置房楼群。

章群力:村民们,我们不是河北定州,不是四川自贡,不是广东开平,不是佛山南海,不是番禺太石村。太多太多的征地案在中国此起彼伏地发生着,我们都不希望重复着征地案的流血悲剧。我们虽然照样被警察拘留,被地方司法部门轮番说教,被截访人员扣押,被政府派出的人扔催泪瓦斯,但是,我们没有被逼死,没有去跳楼,也没有去报复某个官员或警察。作为职务行为,我们理解;但是作为非法的镇压手段,我们坚决反对。我们的手,本来是种庄稼、搞建筑的手,是用来劳动的,不是用来打架的。我们没有暴力的资本,只有生存的本能,我们要吃饭,要养活老人和孩子。留给我们的办法,就是请愿,和平的请愿。我们要对政府说:我们不是暴徒,不是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我们是人,是要生存的人!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8,91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