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瑞:十六世嘉华噶玛巴法王的客厅和嘉察仁波切

Share on Google+

十六世嘉华噶玛巴法座法上的法相

十六世嘉华噶玛巴法座法上的法相/朱瑞摄于2013年2月

十七世噶华噶玛巴客厅里的锡金国王

十七世噶华噶玛巴客厅里的锡金国王/朱瑞摄于2013年2月

洛萨期间为锡金和不丹百姓祈福的嘉察仁波切

洛萨期间为锡金和不丹百姓祈福的嘉察仁波切/朱瑞摄于2013年2月

佛殿的楼上,那个通长的阳台里,出现了一位仁波切。他坐在那画着八吉祥的黄色遮阳帘下,前面是白色的透明帷慢,透过这层帷幔,他观赏着辨经场上的金刚舞。他看上去尊贵而神秘。我请达尔吉寻问一下,我们是否有幸朝拜那位高僧。

达尔吉很快回来了,答案是肯定的。他还告诉我,那佛殿的二楼阳台,通向十六世噶玛巴法王会客厅,我们还可以先参看那个客厅。站在我身边的昌都老人,这时,听到了我和达尔吉对话,主动提出为我们当向导,他说,他为隆德寺工作三十多年了。

于是,我们一行三人横穿辨经场,向佛殿走去。先进了一楼。迎面是一幅巨大的释迦牟尼画像,画像前面是嘉华噶玛巴法王的法座,供奉着十七世噶玛巴伍金多吉的法相。我在法座前磕头祈祷。那位昌都老人又依次向我们介绍了一旁的司徒仁波切法座、嘉察仁波切法座、蒋贡仁波切法座和多钦波鲁仁波切法座,我又对着各位仁波切的法座磕头。

而后,那位昌都老人带我们绕到了这些法座的后面,这里是直抵房顶的书柜,放满了刻版印刷的佛学著作;而另一面墙上供奉着佛像,老人说,这里有一千尊佛象,都是在1970年完成的……

相比之下,1970年的图伯特是什么情况呢?六千多座寺院,被轰轰烈烈、冠冕堂皇地拆毁了!那些高僧大德都被投入了监狱,判刑的判刑,枪杀的枪杀……

朝拜过一层的佛殿之后,我们上了二楼。二楼的中间是个天井,几个挂在顶棚的彩色的法幢和长明灯,通过二楼的天井,垂入下面的佛殿,从我们的角度看上去,各种法幢,伸手可及,金碧辉煌,又可在此洞见佛殿下面的一切活动。

那位昌都老人指了指左则第一间,挂着藏式门帘的那房门:“那就是十六世噶玛巴法王的客厅”,说着,与我们告辞了。我和达尔吉在门前脱了鞋,这才掀开门帘。一位老僧人迎面而来,伸手双手,邀我们进去。

迎面是一排落地窗,通向二楼的阳台。那阳台上有个帷幔,那帷幔的后面,就坐着那位神秘而尊贵的仁波切,我知道。可那老僧人并没有带我们去阳台,而是指了指右边的一个雕刻精细的金色法座,法座上放着盛开的郁金香,郁金香的后面是十六世和十七嘉华噶玛巴法王的照片。显然,这就是十六世噶玛巴法王的法座了,当然也将是十七世嘉华噶玛巴法王伍金多吉的法座。

法座旁,一个雕刻精美的藏式桌几上,放着十六世嘉华噶玛巴用过的铃和杵。我弯下身子,老僧人拿起铃和杵,在我的头上捺了捺,进行了加持。接下来,老僧人又指了指侧面的一个玻璃柜子,里面挂着一个古旧的唐卡和一些镂金法器,难道这是过去几世嘉华噶玛巴用过法器?

老僧人还对我指了指房顶。啊,都是彩绘!以红色和绿色为主色,边缘上画着翻卷的蓝色江水,这是什么象征、寓意?色彩的搭配十分华美、绚丽,让我想到,从前我在图伯特境内看到的乃琼寺房顶上的彩绘,不过,因为经年得不到维修,有的已斑驳难认……。但,这里的房顶彩绘,新鲜如初,充满了奥义。是的,图伯特的建筑,包括普通的民宅,都是十分讲究房顶的装饰的。

墙上还挂了一排噶举祖师的法像,有帝洛巴、那洛巴、马尔巴、米拉日巴、冈波巴,以及历世噶玛巴法王……我在这些伟大的上师前合十伫立,虽然我不是佛教徒,但依然感到了他们伟大的智慧和慈悲,他们的加持力……

在十六世噶玛巴法王的金色法座对面,是一排矮矩,放着盛开的鲜花,鲜花中间,是一张俗家男子的照片,他穿着浅灰色的曲巴,前额和两鬓的头发已斑白,但看上去精力旺盛,正当盛年。这便是锡金的最后一位国王:巴登顿珠南嘉。

正是他的恩泽,才建立了隆德寺。那是1959年,因为中国对西藏入侵、占领和摧残,十六世嘉华噶玛巴法王也不得不离开噶举巴的主寺楚布寺,前往不丹避难。还在路上时,就接到了锡金国王的邀请,便转赴锡金。后来,为了延续噶举法脉,锡金国王把这片山林送给十六世噶玛巴法王。于是,1962年动工兴建这所寺院,1966年竣工,十六世噶玛巴为其命名为隆德寺,即嘉华噶玛巴的宝座,作为教学和修持佛法的中心。

嘉察仁波切

终于,老僧人问了:“你们想拜见嘉察仁波切,对吗?仁波切就在阳台上,我去叫。”老僧人拉开落地窗,向阳台走去。

没想到,那帷帘后面的尊贵而神秘的仁波切竟是嘉察仁波切!他是金刚手菩萨的化现,在不断转世利益众生中,如今已是第十二世了。

在噶举传承中,嘉察仁波切是有着国师地位的。那是由第六世嘉华噶玛巴曾任命的,任他为摄政。“嘉”,就是指嘉华噶玛巴,“察”在藏语是摄政之意。合在一起,是嘉华噶玛巴的摄政。如今,第十七世嘉华噶玛巴法王不在这里,嘉察仁波切就沿续着古老的责任,守护这雪域之外的法幢,等待着第十七世嘉华噶玛巴法王的归来。

网上介绍,嘉察仁波切有个殊胜的宝物——金红宝冠,这是第七世噶玛巴法王曾赐给第二世嘉察仁波切的,作为仁波切证悟的表征。那么,为什么要刺给一顶金红宝冠呢?据说,这是莲花生大师的授记。大师曾化现在第七世噶玛巴跟前,细致地指点了赐予嘉察仁波切一顶宝冠。于是,噶玛巴法王按照指点,制成了宝冠,加持之后,戴给第二世嘉察仁波切,并以师徒无别之心,嘱咐嘉察仁波切护持佛法。

而凡能亲见嘉察仁波切戴宝冠者,都是在过去里修持了足够善愿和业力的。不过,今天,我显然是无缘见到了,因为,那必定是在重大的佛教庆典里才会戴的,而此刻,只是私人拜见。不过,能有幸见到嘉察仁波切本人,也是福报啊。

说起来,这一世的嘉察仁波切出生于图伯特的尼木地区,四岁时被十六世嘎玛巴法王认证,在楚布寺升座,六岁时,因中国入侵并占领图伯特,他跟随十六世嘉华噶玛巴离开家园,来到锡金。

嘉察仁波切承继了噶举的珍贵教法,博学而慈悲。据说,只要有人祈请,那怕是翻山越岭、道路险峻,仁波切也要圆满众生之愿。时至今天,仁波切还是遵循图伯特的古法,每每经过江河小溪,都要把甘露水洒进去,同时还要念诵咒语,让那些生灵都得到加持。听即解脱,他希望那些活着和死去的动物都能因听到他的咒语,而得到解脱。他还到森林中为动物讲经说法,希望他们能转生为人,有机会修持佛法。而对于今生为人者,他希望大家都能睱满人身。

嘉察仁波切进来了,他的个儿不高,面容平和,我曾看到一张照片,那是他与大司徒仁波切,分别拉着还是小小的十七世嘉华噶玛巴伍金多吉的手,满面笑容。

“有什么问题吗?”嘉察仁波切看着我,坐在了嘉华噶玛巴法座侧面的一排沙发上。

“最近,西藏境内的形势越发严峻,自焚抗议人数上升,但英国广播公司BBC 声称‘第十七噶玛巴法王泰耶多杰’说”自焚不符合佛教非暴力原则“,那么,您认为这样称泰耶多杰,符合事实吗?而泰耶多杰的这种姑息强权,谴责弱者的言辞,符合教理吗?”

仁波切的脸色聚变,那种疼痛,使他一时说不出话了。我实在后悔提出了这个愚蠢的问题。可是,话已出口,收不回来了。但,BBC的这个不顾事实的报道,对不了解西藏问题的读者,是个很严重的误导。我一直想写文纠正,今抵隆德寺——这个噶举传承的心脏,看到嘉察仁波切,便随口而出。

其实,十六世嘉华噶玛巴法座上的法王伍金多吉的法像,已强烈地说明了BBC的有违于事实,也是在扎藏人的心。

还不止此一报道,近年来,BBC在西藏问题上的报道,一直是古怪的。比如,经常拿《环球时报》当样本,简直成了《环球时报》的传声筒。像2015年9月27日报道的《西藏流亡政府前高官获准返中国定居》,完全照般《环球时报》。其实,早在2012年6月BBC的一个英文报导,标题为Dalai Lama:’Chairman Mao saw me as a son’,就严重误导了读者。当时,独立评论上不少背景可疑之人,就借题发挥,抹黑达赖喇嘛尊者,后来,我写出了《达赖喇嘛尊者说,毛泽泽是个毁灭佛法的人》,以澄清事实。

有推友评说:“媒体是靠公信力而在存续的。而利用既有的公信力而参与谎言制造与发布,进而成为裆国包装各种第五纵队及外宣的工具——这就严重背离了媒体的属性基本守则。”

——摘自我的长篇纪实《被消失的国家》第三章锡金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6年7月25日星期一

阅读次数:90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