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没人去的地方我都去了
没人留意的电线杆我看到了燕子
我也看到行人仰望它的脸庞

天空的线条那么粗犷
一个人抚摸他受伤的肩膀
他的荷兰口音以及消瘦的自画像
我快步走向他在想念巴黎的早晨

马俐,时间的钟摆上晃动着我的脚步
看是谁来了
我们共同的伙伴举着调色板在夜光下工作
他没有愁苦他只是饥饿
其实哪里没有食物哪里都有

只是食物有时被记忆遗忘
而我永远记得你救了我在雪地里

拾起废墟上的碎片我刺疼手指
我伸手抚摸积雪的街道我吃雪解渴在你到来之前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