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利斯蒂安·罗利加 著
京不特 译

第二部分

Y:吸气。

X:九月十二日星期三,九点三十六分。我寻找着我的丈夫兰迪·S.杰克逊,黑皮肤,短卷发,瘦个子,但有运动员体格,43岁,消防员,最后一次被看见是九月十一日早上。给我发送一个邮件。

Y:吸气。镇静。你放松。更放松,更进一步。你听见那些声音。你听见它们在说什么。

Z:只因为你九岁,你完全能够明白,你的学校完全爆炸了,这是因为有着另一些人相信着另一个十字架,——于是就有了战争。因此他们把我们抓进体操房。西法哭着。

Y:他们说,在胡图族在布卡武的攻势中,这发生了。一支爱滋病毒感染的胡图军队搜完了药店里的伟哥。这些人冲进医院。他们说,我躺在那里,在那张床上,在起居室里,和十二个其他人在一起。

Z:妈妈说,妹妹要下葬。但是西法根本没有真正死去。因此我躲在这里,在教堂后面。并且,在那里。有着一只小狗。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