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人?”

从河滩边传来一声断呵。

叔一惊,“我”。叔听出是钱同兴的声音。暗暗叫苦,不知钱同兴有没有看见自己从琴的屋里钻出来。

“噢,小卫东,你做啥?”

“我……我…………撒了把尿,看见一只野狗嘴里叼了什么,追出来已经不见了。”

“阿哥,你一清老早做啥呀?”叔也不管钱同兴有没有看见,虽然心虚,但为自己虚张声势找到了借口而得意。反问钱同兴。

“我……我…………”,钱同兴到反而结巴了起来,这时借口上河滩淘米做饭,显然早了点。

两个人都心虚,叔显然也没底气探究个子丑寅卯,彼此打了个愣,就匆匆而过。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