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的时候,胡老师看见邻居王婶正在做饭,小院里弥散着一股炸辣椒的气味。他本想低头进屋算了,不料,王婶主动打招呼并走过来问道:“听说了么,住在胡同口那家的福生自杀了!”

“没……没听说呀!为什么?”胡老师边说边掏出钥匙开门。

“招工选调呗。咳、咳,哧——!”王婶咳嗽着,擤了把鼻涕。“他去兵团五六年了,每次招工都轮不上,怀疑是连长故意卡他,就提了把镰刀和人家拼命,先杀人,后自杀。结果,连长没死,他却把自己的小命白搭上了。啧啧,真是的。”

“哦,是这么回事。”胡老师嘴里顺口答音儿,手上抖动着继续开门。

王婶对胡老师的镇静颇不以为然,就不想对他多说什么了。胡老师半天也没把门打开,后来才发现插错了钥匙。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