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我们真的无法从塞尚的盘子里拿走一只苹果,否则,它整幅画的结构将像架子那样松散开来。这种严谨的结构,没有人可以随意解散。他对于中轴线以及对角线的执着平衡,对于颜色的紧密搭配,对于远近距离的刻意平面,都促使他,尝试用一只苹果的力量战胜巴黎。尽管,这一战胜,来得有些晚。

战胜巴黎不是他全部的理想,相反,用他的色彩去战胜一只苹果在盘子里的各种形态才是他最大的成就。把一只苹果画得更像苹果,需要从自然中释放出他对传统的理解,也需要从传统中走出背叛。他在继承与背叛中成就了后印象派画家最新的精神传统。那就是“一场线与色的演出”。然而,对于塞尚,“线是不存在的,明暗也不存在,只存在色彩之间的对比,物象的体积是从色调准确的相互关系中表现出来。”

凡高是用灿烂的光色表达他内心对大自然真挚的情感以及他对生命的执着追求;高更是用线条与色彩表达他思想深处对于原始野性的狂热;然而,塞尚,却是用色彩与线条的对比构成物体最高的形式美以及彼此之间的和谐关系。这才是他的第二自然或者第五季节。他被美誉为“现代画之父”,为后来的艺术流派奠定反传统基础是他的另一成就。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