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当人们充满激情地总结和欢呼新时期第一个十年的文学成就时,尽管也能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但在全国范围内占压倒优势的毕竟是充分肯定、热烈赞颂的声浪。这无疑是合理的,因为在中国文学史上,这十年的成就以其独特的光彩标志着一个文学新纪元的开始。具有决定意义的并不是作家、作品、文学期刊和文学社团的成倍猛增所造成的空前繁荣的文学景观,而是在这种文学景观的主流中所体现的中国文学刚萌生的新的精神、新的气质、新的灵魂。冲破“阶级斗争工具”论和从属于政治、为政治服务等一系列死硬教条的规范,逐步摆脱左倾思潮的影响,作为划时代的壮举,从根本上解放了中国文学,使之几十年来第一次全面地、大规模地走向真实而深刻地按照人民的意志反映人民的生活、倾吐人民的心愿、表现人民的追求。也就是说,新时期中国文学的波涛汹涌、势不可当的主流,终于在相当程度上实现以人道主义为灵魂了。惟其如此,在这伟大的、不寻常的十年里,中国文学受到了有史以来范围最广阔热情最高涨的人民群众的深切关注和莫大喜爱。

同样是一年前,当人们充满激情地总结和欢呼新时期第一个十年的文学成就时,人们又充满信心地预言:在新时期的第二个十年里,我们的文学必将取得更辉煌的成就。应该说这是合乎逻辑而且有根据的推断,甚至应该相信这是一定会实现的。然而,如果用一种比较深沉的眼光重新审视新时期文学的现实发展态势,我们也许就会变得冷静一点,甚至产生某种疑虑,而不是盲目地乐观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