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报》一直报道中共放弃梁振英,甚至把其背后的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打成是“乱港四人帮”。由于缺乏进一步的佐证,各界都对《成报》这些消息将信将疑,而且西环与梁振英全力反扑,土共阵营上下都以为梁振英九成九连任,因此星期五梁振英突然以“照顾家人”为理由弃选,全香港都感到极之突然。

强调中共本质时不忽视其手腕

外界一直对《成报》为习近平“开脱”,即对香港强硬的立场以至种种倒行逆施,说成是和习近平无关,相信只是中共权斗的一部份,以至认为这是为中共某些派系造势;然而当事实摆在眼前,即原本土共深信“九成九”可连任的梁振英居然被中共劝退,甚至无法“入闸”时,以往对中共的权斗解读,必须重新审视。一些中国问题专家指,自邓小平以来,中共对香港的本质就是强硬,无论是当年二○○三年七月一日的七一大游行,以至二○一四年的“八三一”决定,都清楚看出中共根本没有诚意去兑现《基本法》给香港双普选的承诺;因此无论中共是谁掌权,都不会对香港政策有根本的改变。

这点所谓“终极”或本质的“不变”,实际上忽视了执行手腕,以至香港退化的速度。的确有中共一日,香港人不用幻想香港有真正的民主或者双普选,更不用幻想香港人可以真正当家作主,为香港人的命运自决,甚至搞港独。但事实上,香港急剧退化成为和中国大陆没有分别的城市,对中共而言,却未见其利先见其害。以往香港对中国的角色,就是所谓中国“文明的窗户”,当中共不守约以至从不守法的作风,令大陆臭名远播之时,香港作为法治社会,以西方世界能够接受的规则,对中国要在经济继续发展而言,例如人民币的开放问题上,尤关紧要。梁振英上台以来的强硬作风,以至“宁左勿右”,搞“香港版文革”等的做法,在奥巴马对中国软弱的时刻,或者西方以至亚太各国,只能够“敢怒不敢言”;但当奥马巴退下换来一个不按理性出牌的特朗普时,在香港问题上继续自寻烦恼,则只会令西方舆论一面倒的同情,甚至形成对中国的完全包围网,令中国的全盘外交有崩盘的危机。

香港年轻一代的“台湾牌”

事实上自民进党“四大天王”退下,蔡英文以至一批更年轻与西化的班底接掌民进党,赢出选举以来,台湾民进党对香港政策的改变,至为明显;十几年前台湾民进党几乎完全不理解香港,或对香港民主派的认识,都是主张“一个中国”的民主党、支联会等的“统一”派系;近年由于CEPA(台版的CEPA),民进党讶然发现,香港几年前就已经发生过所有他们担心的事;主张港独的“青年新政”在香港孤立无援,在台湾却成为了头版关心的“盟友”,香港年轻一代的“台湾牌”,未必能够影响到中共对港的格局,却更促进了台湾特别是年轻一代反中共的分离决心。中共对香港愈硬,台湾就愈被迫离,自五月份蔡英文上台以来,中共对台湾的全方位打压,例如减少大陆游客数字,不但没有起到预期“饿死台湾”的作用,反而令国际旅台人数创新高,台湾经济更自马英九下台以来,出了“景气”的正面指数。在今日互联网的年代,中共官员在香港的恶形恶相,得到如今学识玩网络战、传媒心理战的民进党大篇幅报道,“今日香港,明日台湾”几近成为了台湾绿营的“王牌”。中共口说不紧张台湾问题,说香港问题对台湾不重要,这不但是自欺欺人,更是掩饰其外交全部破局的遮丑布。

然而中国外交部更大的错误,是在美国总统选举之中竟动员美国的“华侨”为特朗普助选,他们以为相对于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希拉莉,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理论上较易和中国“交易”,而且还欺其不懂政治。他们忘记了一个最大的问题──中共以往对欧美各国的最大法宝,就是以其政治献金、投资等收买外国的政要权贵以至大商家,因此政治人物往往为了金钱问题,不敢开罪中国。如今特朗普却有一最大优势──他本身就是钱花不光的富豪,比起其他要担心钱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如今最关心的就是要稳固其政治地位,以至在历史留名。在美国各种问题上,共和、民主两党(除奥马巴外)最一致的,或者是对中国强硬的立场。因此对目前急于表现的特朗普来说,有什么“假想敌”比起中国更适合呢?

破坏一国两制令中国被孤立

不按理出牌的特朗普,不但打破台美断交以来四十几年的惯例,接听台湾总统蔡英文亲自打出的贺电,近日更不断批判中国,甚至威胁中国如不在贸易条约上低头,则美国可重新检讨“一个中国”政策。几十年来,西方传统政治人物只受到中国的恐吓,如今恐吓却反过来落在中国头上。中国对此不但极低调,甚至在台美通电话问题上,只敢攻击蔡英文,却不敢对特朗普开炮,可见中国如今在此问题上的被动是前所未有。

美国自一九九二年通过《美国──香港政策法》,如今中共在香港面临的一个基本问题,就是“强硬”政策对中国真的有利吗?违反《中英联合声明》以至粗暴践踏《基本法》,甚至近日在新加坡装甲车问题上等等,中共“横挑强邻”,而且是几乎所有区域内的国家,究竟对中国有什么好处?相比于无法干预的台湾,香港操控在中共的手中。中共如果在香港继续施以高压,那么美国的一众关心香港的议员,将更加有藉口要守紧香港政策。因此对中共而言,搁置争议,减少争拗,才是中国最大的国家利益所在。如今问题的关键,就是中共高层有否这种视野与胸襟,能理解真正的一国两制,才是对中国最有利的做法。破坏香港的两制,除了那些打算以权谋私的贪官,只会令中国更被孤立包围。问题是,究竟习近平有没有这样的视野?即使有,能否动摇到这几年扶梁振英上台的势力?

动向201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