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当下总犯忌,就谈五年前发生在江西新余市的一个故事吧。

话说西历2011年5月初,江西著名钢铁之城——新余市,发生了一宗引起国内外舆论关注的新闻:在本地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即将到来之际,看腻了“过家家”那一套的新余钢铁股份公司内退职工刘萍,在职员工魏忠平联手,决定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该市新渝区人大代表,并郑重地向有关部门递交了参选意愿书……

对刘萍、魏忠平两人的“擅自参选”之举,新余有关部门起初并没在意,并以“独立候选人”不符合法律程序为由不予理会。后来,刘、魏便决定以“联名推荐代表候选人”身份参选人大代表,并迅速得到许多选民的支持和签名。然而,当两人将远远超过法定推荐人数的“联名推荐代表候选人登记表”呈交给当地有关部门时,却再次遭到有关部门的郑重拒绝。理由是:刘萍有“非法上访”的“历史污点”。魏忠平呢?也因类似理由被拒绝。

屡次被拒绝,刘、魏两人并不气馁。第二天开始,在小区、街头派发竞选宣言,发表竞选演讲……并很快引来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和围观。支持者也越来越多。刘萍在微博上这样告诉人们:“开始,人们对我的演讲怀着好奇、怀疑之心,后来,越来越多人支持、拥护我。我每一次演讲,都能赢得阵阵掌声。”

刘萍、魏忠平如此顽固不化,惹得组织上极不高兴。各级领导纷纷找他们“谈心”,劝两人:“身为工人阶级的一员,不能搞资产阶级自由化那一套”……为软化两位“领导阶级”,许诺给刘萍重新安排一份舒适的工作,暗示给魏忠平换一个好的岗位。同时,组织上派人还找刘、魏的家人作起了“统战”工作,晓之与组织作对的后果……另外,还对刘萍、魏忠平的推荐人进行威胁、施压,要求选民撤回提名等等,后发现这个不管用,又称候选人不具备选举资格.

出乎当局意料的是:面对威胁利诱,两位工人却始终一副先进阶级的硬骨头本色。最后,恼羞成怒的仆人们便向两位无产阶级先锋队战士亮出了砖政手段——将两人“请”进一个招待所强制“学习法律知识”。后来,迫于舆论压力,又将其软禁在家,派人24时予之“保护”。然而让新余有关部门再次没料到的是:两位年近半百的工人同志竟会玩微博,将组织上的所作所为捅到了网上,瞬间引来不少媒体、网民的围观和声援……

媒体网民的围观和声援声音,并没有使迷信砖政威力的新余有关部门稍加收敛,而是一方面加强了对刘萍、魏忠平的“保护”:断电、断网,禁止两人出门……另一方面,通过文宣部门发布消息,郑重宣告刘萍、魏忠平两人的参选行为是“非法”的。此举引起媒体更大的轰动,越来越多的网民挺身而出声援、关注两人。后来,当局只好对两人的管制有所放松。

我开始关注刘萍选举,是看到她的竞选宣言之后——她的参选宣言十分简朴,不像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那样激情四溢、文采飞扬,却充满公民权利意识、为民请命精神和不畏强权之勇气,洋溢着公民参政议政的热沈和激情。

我还了解到:刘萍、魏忠平参选人大代表,并非一时冲动,两人长期致力于公民维权活动,甘作下岗工人的代言人。尤其是刘萍,曾代表内退工人将新余钢铁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并到北京上访,终于迫使该公司将内退工人的工资从三四百元提高到七八百元。

刘萍、魏忠平对参选过程必然遇到的艰难,以及参选的意义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正如刘萍所言:“结果于我而言并非重要,参选中经历和走过的每一步,其过程就是目的和结果!”也即是说:她与魏忠平参选之目的,是为了唤醒人们的公民意识和参政议政热忱。

看到刘萍、魏忠平事迹后,感动之余,也感叹不已。于是,决心告别“光说不练”的公知角色——做一位知行合一的公民社会推动者。此后,除了撰文声援刘萍、魏忠平参选,还决定前往新余,为刘萍演讲作一个录相——虽然我深知:刘、魏成功参选和获胜的可能性极小,但正如刘萍所言:“参选中经历和走过的每一步,其过程就是目的和结果”。而选举的声势造得越大,所产生的积极效果就会更大。

我是2011年5月21日下午两点从广州坐火车前往新余的。行前,考虑到刘萍、魏忠平参选一事经于建嵘等学者的关注和支持,再经网络和一些传统媒体的不断发酵,已成为国内媒体关注的焦点。因而,新余当局不但对前往当地采访的新闻记者严加管制,还对前往新余声援或观摩刘、魏参选活动的维权人士采取强行驱除手段,所以,我没有告知任何人将前往新余,也没有告知家人,甚至没有告知刘萍和魏忠平。这样做,并非害怕,而是为了能顺利到达目的地,见到刘萍、魏忠平。

22号凌晨六点,终于到达新余火车站。走出火车站后,在火车站附近匆匆吃了早餐,便在附近一间宾馆住下。随后,用从未使用过的手机号发了一个信息给刘萍,说我到了新余,要去采访并为她作演讲录相。很快,刘萍回信给了详细地址。

接到刘萍信息后,便拿好照相机和录相机出发。在宾馆楼下打了的士直奔新余钢铁厂宿舍。到了新余钢铁厂后,魏忠平和两位工友前来迎接我。握手寒暄后,魏忠平告诉我,说刘萍在他家里,正接受南方周末一位记者的采访。并告诉我:我宿舍楼下一天24小时有人“保护”……

到了魏忠平楼下,果然发现楼下有几位穿保安服的人站立,傍边还有两位穿便服、样子很斯文的年轻人,魏忠平上楼时小声告诉我:这两个是“熊猫”。

上到五楼魏忠平家,并不见刘萍身影。原来,她在里屋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客厅里,还有一位湖南电视台的记者也准备采访刘萍。

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见刘萍和南方周末记者从里屋出来。与刘萍招呼后,我便告诉她,为安全起见,要马上采访并录相,然后马上离开新余。很快,坐在沙发上的刘萍便十分从容地发表参选演讲,我开始为之录相……

%e5%88%98%e8%90%8d 刘萍虽只是一个上过高中的工人,然而她在镜头前却十分从容、谈定、自然,演讲很有条理性、逻辑性,后来在国内多家电视台播出后引起强烈反响。并一度成为微博热点。

%e5%88%98%e8%90%8d1录相毕,再聊了十多分钟后,随即起身与刘萍、魏忠平和多位参选义工(都是新余钢铁厂工人)握手告辞。下楼后,在宿舍区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宾馆。

在宾馆附近下车后,随即到火车站买了一张晚上九点的卧铺票。然后到一间兰州拉面买了一个兰州牛肉面。

正在吃面时,原来的手机号响了。接听后,发现是一位陌生人。我问您贵姓?对方十分亲热地告诉我:“李老师,我是您的铁杆粉丝,一直敬重您的才华和正义感,听说您到了新余,十分想见见您”。我问:“您在哪”?他回答:“我正在您住房的宾馆门口等您。”听了他这样回答,不禁奇怪:这位老粉丝怎知道我住在哪间宾馆?

很快,在宾馆门口见到一位三十多岁、戴一副近视眼镜,身材高挑、长相斯文的男子。看到我,他很热情上来握手,并自我介绍:他姓沈,是新余市委宣传部的一位科长。这时,一切都明白了,于是,也很坦然地与他握手。随之,沈科长告诉我:听说李老师来新余了,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廖××同志要请设宴款待我……说到“市委常委”四个字时,沈科长特地加重了语气。

听了沈科长的话,我回答说:“实在对不起,我买了九点的火车票,时间来不及了……”话未说完,沈科长就抢过话茬,一副极是为难,又十分诚恳的样子说:“廖部长十分仰慕李老师您的才华,听说您来了新余,一定要尽地主之谊为您接风。李老师无论如何要给面,否则,我这位老粉丝就脸上无光了。”

听了沈科长一席虚伪得有些肉麻的话,便意识到这个鸿门宴是躲不掉了。转念一想:自己是光明正大来新余采访刘萍的,当地官员主动要见,不去就显得器量太小了……于是,我答应道:行!

看我答应了,沈科长十分高兴。立即转身向不远处招招手,这时我才发现:不远处有一辆黑色轿车停着。看到沈科长招手,里面出来两位小伙子。沈科长向他们打了个招呼,说:你们去李老师住的宾馆将李老师的行李拿下来。

我赶紧说:不必了,我晚上九点的火车,与廖部长见见就走。沈科长连忙摆头说:“这不行李老师,廖部长说了,李老师来新余,是来支持新余的工作的,不能住这种宾馆,我们已经在新余最高级的宾馆为李老师订好了房间”。

听沈科长这样说,知道自己事实上已被“保护”起来了。既然这样,也就客随主便吧。于是,我对沈科长说,还是自己去宾馆收拾行李并办理退房手续。沈科长答应了,并叫一位年轻的科员与我一起前往取行李……

我收拾好行李后,与我一起上楼的年轻科员立即不由分说地将行李提在手。然后下楼。办理了退房手续出来后,沈科长引我来到黑色的轿车前,亲自为我找开车门……

此时,天色已黑了下来。沈科长亲自驾车前往目的地……在车上,我发了一个短信给于建嵘教授:“新余当局设宴招待我,请关注”。于建荣教授很快回信:“关注!请将结果告知。”

大约二十来分钟,沈科长驾车到达一间装潢十分豪华的酒店。车停后,沈科长并不让我进酒店房间,而是告诉我:“李老师,房间已开好,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吩咐那位年轻的科员将我行李送到酒店房间去,他则带我来到不远处一间装潢十分气派的酒楼。到了酒楼大堂,立即有两位迎宾小姐上来,引我们来到一个大包间里。

来到包间,发现里面已坐着四个中年男人。看我进来,他们纷纷起身十分亲热地与我握手。说了一大堆“久仰”的客气话。并分别自我介绍。原来,他们分别是宣传部的两位副部长和两位科长。

不到十分钟,先前出去的沈科长领着一位年纪看上去五十来岁,身材高挑、瘦削脸盘、表情严肃的女子,背剪着双手款款走了进来……一位副部长起身向我介绍:这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廖××同志……

廖部长见到我后,严肃的脸上立即绽出亲切笑容,向我伸出一双手轻轻地握了握,然后用半男半女的嗓音道:李先生,久闻大名啊,小沈经常在我面前夸您呢。今天看到您真是太高兴了……”随即又收起笑容怪嗔说:“别说我批评您呀,来新余支持我们的工作怎不事先打个招呼,好让我们尽地主之谊,这可是您的不对了,……”然后,又露出笑容,亲切地示意我坐下。

看到廖部长川戏变脸般的神态,听到她一番极有领导水平的话,不禁会心一笑,暗暗感叹:这女人太会说话了……只是,她那有点干涩、半男半女的嗓音总是让人不舒服。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