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想起那首歌的旋律、歌词,仍然会像坠入中邪的床垫昏昏入睡,邪恶一旦裹着一层再也不会来的时光,似乎就褪去它狰狞的一面,另一面如修饰照片添加的虚光,模糊了本质,只为流逝做个不可救药的印证。

“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这首那个时代耳熏目染的乐曲,能带出的一切追忆、伤逝,同时也夹带着泛起焦虑、梦魇、被最高指示统治的碎屑,浇灌革命预制板的流动水泥就这样凝固了我的小学生涯。班主任教诲、列队、早操、压制伴随空中无所不在的准宗教气味,恬美、压抑、落落寡合的童时,回眸之时,你已无从找回它的原貌。

天安门被塑造为我们那时的图腾,成了国人的政治隐喻,大半个世纪以来,多少口号、摇旗呐喊、振臂一挥的血腥场景,被风沙卷出了历史视野。上北京旅游,天安门这个非去不可的景点,人来人往的,其实,你不带着历史记忆传说,实际什么也看不到,也寻不着发生过的一丝蛛丝马迹,流光片影好像凭空从广场中央腾空而去。几十万、近百万的人流、演说、到处张贴的大字报、诗歌,汹涌人群中即将引爆的临界点,这一切如今在哪儿?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