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按:《呼唤自由》已于今年五月在香港夏菲尔出版公司出版,随后我被抄走电脑、磁盘,被多次传唤,信箱遭封,半年不得安宁。现将该书前言、后记、目录,介绍给读者,盼望大陆早日实现自由。

这本书的主题是“自由”,有记录、有历史、有论述。取名《呼唤自由》,其中包括《百年祸国》之后作者的全部文章。

两次坐牢,在牢房中,我朝思暮想国家大事,终于悟出些道理,认清一些人物,其文字收在《狱中上书》(香港出版)。后来又出版《百年祸国——从毛泽东到江泽民》,因为有狱中批毛泽东的文字,故曰“狱中狱外集”。

现在这本书中,有我迄今为止涉及“自由”的文章,包括狱中的少量文字,也可叫 “狱中狱外二集”。

(一)自由先于民主法治

我在狱中辗转思考中国如何走出一党专政的樊笼,后来认识到必须 “自由化、民主化、法治化”,而且自由化应该是第一位。民众只有获得自由权利,才能够开始建设民主法治社会。没有新闻、出版、言论等自由,无法形成公正的选举,更遑论法治。在“文革”中,如果一人一票选中国总统,肯定还是毛泽东当选,很多人会自觉投他票。因为当时民众没有基本自由,整天看到、听到的全是一个政党的宣传,到处是毛泽东的光辉形象、丰功伟绩。除了他,人们不知道还有什么活着的伟人。甚至直到今天,毛泽东,仍是中国很多青年最崇拜的人。

(二)争自由必须唤起民众

我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上小学,每逢星期一,上课前都要宣读总理遗嘱,其情其景,历历在目,孙中山先生在遗嘱中说,为了达到中国自由平等之目的,“必须唤起民众”,这是孙中山先生革命四十年经验的结晶,经过五十多年的苦难历程,我们越加感到孙中山先生经验的弥足珍贵。

中国当务之急是唤起民众,用行动争取、维护自由权利,这是我近年著述的主要内容。

1949年前,中国所有政党,共产党讲“自由”最多,争“自由”最积极,但是1949年后,中共掌权,人们的自由权利却逐步被剥夺。对政治异见,民众有耳不能听,有眼不能看,有嘴不能说,公民变成极权下的奴隶、成了驯服工具,在中国大陆,“自由”、“自由化”成了禁忌词,成了批判的对象。在中国现行宪法中,明文写着公民享有出版、集会等权利,但民众一旦认真行使这些权利, 无不受到严酷打压。五十多年来中国的历史,实际上是镇压自由的历史,是民众争取自由的历史。

(三)中国自由之路

在中国历史上有追求自由的传统,在范仲淹的《灵鸟赋》中,就有“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佳句。在西方有“不自由毋宁死”的高歌。追求真理,宣导人权的知识分子,把为自由而抗争视为天职,他们梦寐以求的是自由世界。但暴力“革命”和暴政统治,却将亿万民众笼罩在一党专政的天罗地网之中。在中国争取自由,必须重在实践,重在行为,反求诸己,点滴做起,身体力行,不要沉默,不要无所作为。只要人人都为自由献一份力,尽一片心,发一点声,中国的自由化便指日可待。

近年民众的抗争风起云涌,农民争生育自由,不同信仰者,争信仰自由,知识分子争六四平反,文化工作者要文艺自由。大众使用宪法赋予的表达权利进行抗争,多少年来从没停过。这些抗争维权,不但使民众获得切身的利益,也使得参加者战胜恐惧,增强参与意识,进一步觉醒,这种觉醒是中国走向自由化的前提和基础。

(四) 团结就是力量

1949年前后,有一首歌曾流行全国,名字叫“团结就是力量”,歌词是:

“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灭亡,向着太阳向着自由,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当然1949年所建立的中国,是不是 “新中国”可由历史学家评论,但是我们要建立的新中国,首先应该是有自由,有民主、有法治。这样的新中国要靠我们大家团结起来,一同去争取,我相信她总有一天会出现。

在争取自由过程中,一个人的力量很有限,但积少成多,集腋成裘,团结起来,会形成澎湃之势。

多少年前,听海外广播,要按“收听敌台”论罪,但是勇者就是去听,开始偷偷听,后是公开听,现在有人拿着收音机在公园里听,边听边讨论。这个收听自由是怎么来的?不正是大家去听的结果吗?现在看海外网站,有类似的趋势。

(五)争取悼念六四的自由

很多人都认为六四该平反,要悼念英烈。如果大家六四那天能各自去天安门广场,凭吊一番,白天没空,太显眼,可以晚上去,不但今年去,明年还去,就像宗教信徒做礼拜那样,我想十年、二十年积累下来, 2009年六四20周年的晚上,在天安门前会出现悼念六四的光亮晚会,到那时距六四平反就不会太远了。

2002年,我有生以来发表的第一篇网络文章是《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用笔名在海外发表);

2004年我去香港参加了悼念六四15周年的烛光晚会,回来发了一篇《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参与记》;

2005年我与“不锈钢老鼠”刘荻等人在六四那天,一起到天安门广场悼念六四。写了《六四我与“老鼠”逛天安门》(以上三篇收入本书)。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每年六四晚上能与朋友在天安门广场相遇。

十余年来,我一直有个梦想:六四晚上,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烛光晚会,悼念英烈,我盼望梦想成真。

(六) 不要抱怨个人力量太小

办成一件大事,必须要有众人的参加。人多了就能显示威力。高等数学中有个“无穷小”,小得不能再小,但是众多的“无穷小”相加,能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很大的数字。蛋白细胞很小,肉眼看不到,正是这种细胞组成了大象,组成了恐龙。问题是要团结起来。

农民通常被认为缺少文化、过于分散、信息不灵,但争取生育自由,却毫不含糊。国策“计划生育”要一胎化,这明明是限制生育自由,但农民偏要生个儿子,家中不让生,跑到外面去生,抗争多少年,最后政府让步,说农民头胎生女儿可再生第二胎,但是农民还是不买账,政府为此不知抓了多少人,关了多少人,农民转而控诉侵犯人身自由,长期抗争的结果,胜利者必然是农民,亿万人抗争的最后就是自由。

在这一点上农民值得我们学习。

(七)说明

本书按分类编排,顺序多由近及远,每篇文章前面都有结稿的年月日,便于了解背景和历史。书中内容涉及国内难于看到的名家演讲和文章,现摘录一部分附在后面,为了参照,也为了佳文共欣赏。

2005年11月于山东大学

(《呼唤自由》,孙文广/著,香港夏菲尔出版社,2006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