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桃K记得塞壬伯爵曾经居住的黄金岛上覆盖着茂密的无花果树。石鸻鸟在树丛里鼓动着纯金打制的翅膀永在沉重地飞翔。为了寻找塞壬伯爵,她纵身跃入大海,而海水没顶,咸腥的海水灌进了她的嘴和鼻子。恐惧就像绿毛水妖的手紧紧攫住了她的心。她奋力蹬脚,把头伸出海面,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一个浪头打来,她重又沉入水中。有一种死亡的声音,金属一般灌满了她的双耳。不知何时,红桃K发现自己躺在潮湿的海滩上,身上挂着衣裙朽烂的布条。她感觉自己在大海里沉睡了好多年。岁月在她无意识的大脑中悄然流逝,并为暗蓝色的大海披上了一层沉沉的锈色。红桃K爬起身来,遥望大海,搜寻着红鲑鱼的身影。荒凉的大海上一无所见。海风刮走了她身上最后一块遮羞的破布。此刻,她赤身裸体,置身于荒无人烟的海滩。她绝望地转过身来,吃惊地看到所有的高楼大厦全都离开荒芜的大地飘在空中。在高楼大厦的底下,几朵懒洋洋的云像吃撑了的羊一样纹丝不动。一只海鸥停在云上,眼睛里盛满了世界末日般的悲伤。居住在高楼大厦里的人们若无其事。塞壬伯爵头戴礼帽,身穿黑色风衣,站在阳台上唱歌。他的面前,摆着一盆已经枯萎的百合花。海风把那些高楼大厦吹得摇来荡去,塞壬伯爵的风衣却连一个衣角都没有掀起。一阵号角不知从何处传来。听到号角声的人们,纷纷脱下西装革履,不知羞耻地裸奔,并用皮鞭和棍棒相互抽打,致使彼此的皮肤变得一片通红。渐渐的,他们变成了一条条红鲑鱼。那一条条红鲑鱼争先恐后地跃入空气,向着塞壬伯爵游去。他们扑在塞壬伯爵的身上,将他撕得皮开肉绽。疼痛使他用失真的嗓子不停地哭喊:

“求求你们,别吃我……”

他们不理不睬。他们肆无忌惮地撕下塞壬伯爵的皮肉。他们在空中准备举行一场饕餮人肉的盛宴。红桃K观望着这恐怖的一幕,心脏都快要爆炸了。

“别吃塞壬伯爵,你们来吃我吧——”

红桃K高声喊叫着,丝毫不为自己一丝不挂地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而感到羞涩。倒是那些红鲑鱼害起羞来,并且显得忸怩作态。他们相互观望着。变成骷髅的塞壬伯爵乘此机会,极力怂恿那些因饥饿而发狂的红鲑鱼:

“去吃她吧,那是处女的血,处女的肉。”

一大群红鲑鱼在空气里游到了沙滩上。他们蜂拥而至,喝她的血,吃她的肉。塞壬伯爵却在空中楼阁的阳台上独自歌唱。他的歌声让那朵枯萎的百合花重新绽放。红桃K感到肉体上传来的疼痛深入到了自己的灵魂。她哭。她绝望。她看见塞壬伯爵,却不能触到爱情的一角。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