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决;没有多少人了解这个词的确切含义,尤其是它的心理含义;狂风被判决,下界无不摧枯拉朽,瑟缩打抖;洪水被判决,沿岸无不黄汤灭顶,人为鱼鳖;花朵被判决,仕女惋惜的目光,牵不住它倏忽之间落枝成泥;果子被判决,无论或青或黄,当应声堕下,孩儿们采摘的手,赶不上它顺命的快捷……人被判决……是啊,这就是我的亲身经历了,说它的心理含义,意思在这里,人,他的内心有一个从抗拒到顺从的变化过程,因为自然界的万物是无知的,而他不幸是有知的,故此他承受了比自然物更重的迫压……

听你说话,就像读文章哩,呵呵。我旧时念过书嘛,对,都是旧书,旧学校;不幸,这也是我受判决的一个原因了;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我的成份,这个词你当清楚了,但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我的成份为什么是地主,因为我不知道父亲有过多少田;那些划定成份的人,也未必有他们的标准,所以有时你会想,他们的划定,是十分随意的,它只凭其他人的指控;而指控则可能受到某个拨下来的指标的压力;还有人心的阴暗。正像这天色,现在是晚上七点多钟了,暮色已重,但残光未退。是啊,阴暗的意思,是它不是全黑的,有残光掺入,所以暧昧,包括你,我,都是如此;当时,如果我是个好成份,我也会是一个指控者。如果我早生十年,可能也是,当然更可能被指控,被判决,我外祖父你也认得,不是么?认得,他也被判决,不过,当时被判决沉江的,成份是地主,不是资本家,他逃过一劫了。是啊,你这个事件倘若是真的,是比他惨烈得多,他是被判决慢慢煎熬,然后病死。是真的,你可以问问屋主,他是个好人,诚实人。他没有阴暗。不一定,阴暗总是有的,不过在某一刻,他的阴暗没有出来作主,这便是个贤人了,也是世间最大最可贵的偶然了。

我第一眼见他,也觉得他是个好人,当然,主要还是他这屋子。他不住这里。我知,他住的地方我也去了,他还留我吃饭,炒两碟青菜,说不好意思,家里没有肉,说他平日吃的都是自家园里种的菜。几十年了,他都是这样吃的。当然啦,你比我要了解他。嗯,他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退伍军人。怪不得,我遇到他时,见他还穿了一条打满了补丁退尽了颜色的军裤,卷了裤脚,裤上全是泥渍。他日头里总过这屋子来,打理菜地。我也是先在这里看见他的,当然,不是这个屋子吸引我,是这几棵柚子树,你看见没有,树枝上开始生花了,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它开花了,连花的形状和气味我也几乎忘记了,所以,我立即打开篱门走进去,和他说话,不想,他人也真是热情得很。我说,我在你这屋子住半个月,给你钱;他不收钱,叫我即管住,反正他只是白天在这里弄弄菜地,歇歇气;他也不问我在这里住半个月是什么原因,我主动告诉他,我是为了看花,因为以前我家屋子周围也很多柚树,我是看着它们开花长大的,他听了嗬嗬的笑。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