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办公室去吧。”前台小姐抬手示意说,我们向里走去。

没有门,但我敲门了,这当儿一阵枪声。我应该惊恐,但是我更好奇,于是我推开了门。里面的人还相持着,一位头目模样的人躺在地板上,胸膛上西装的窟窿里冒着血和硝烟。

“我们是来面试的。”我说,很显然这非常不合时宜,但我也许正是要制造这种效果,但我其实什么都没想,仅仅是对我们的进入作一个说明。没有人理睬我,里面的人都紧张地注视着对方。同伴不知什么时候怎样消失了,我也已经忘记他是谁了,只记得是有人和我一起来的。

“我是来面试的。”我更正道。

“你过来。”其中一个像是老板的人说。我走过去,他拿过一条枪塞给我说:“看你运气了。”说完就要走的样子。“子弹!”我赶紧叫道,他从一个手下那里抓过一把子弹塞给我,所有的人立即消失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