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接余:反封建:任重道远

Share on Google+

下个月的今天——12.19运动,即被冠以“反自由化”的学生与市民们被打压的自发性诉求运动,距今已24年了!

正巧,远在美国的一梁提起王若望逝去十年了。

想起随后即去了美国的夏雨,去了日本的其凡,最不济去了澳洲的那几个,也还算是幸运的。而偷越国境,走出中国的京不特;偷越国境,走进监狱七年的蒋存德就不是什么十种辉煌,九十九种秘诀能解脱的了的。能解脱的是后来赴美的西飏,和至今仍在上海,可我从不敢与之有片言只语,即便是电话联络的总也解不脱的亶文。好象我就这么解脱了,如道士的“坐行八万里”。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41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