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算起来,我也差不多三个月没有见到舅舅了。今天去拆迁现场找灵感,正好可以和舅舅见见面。与全国其他所有的拆迁现场一样,891生活区此时已经残败不堪,除了舅舅所在的那栋楼,其余皆为一片废墟。舅舅住在三楼,我轻车熟路地摸了上去,一敲门,居然没有人答应。抬腕看表,刚好十点整,按照以往经验,这个时候舅舅应该还在菜市场。我有点不甘心,但又没有别的办法,舅舅没有手机,不是舍不得买,而是觉得没有必要。他没有需要经常联系的人,也没有人需要经常联系他。他去我母亲家,从不事先打电话,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而母亲包括我去找他,则只能靠碰运气。显然,今天我的运气不佳。

怏怏下楼,寻找灵感的兴致一下变得索然了,正要打道回府,一阵强劲的舞曲呼啸而至。仔细一听,是迪克牛仔《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的DJ版,寻声绕过大楼,声音愈发震耳欲聋。原来,屋后已经拆迁完的空旷地带,多出了一顶硕大的帐篷,两只笨重的音箱正摆在入口处,三三两两的围观者,不时对着帐篷深处指点。显然,这是一个草台戏班。在我们这座城市,经常流动着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草台戏班,人数不多,成员大多为女性,表演的节目以歌舞为主,间或穿插双簧、相声一类,据说,还有色情表演,但也仅仅只是据说而已,我并没有亲眼目睹。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