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惟群:文学短评两篇

Share on Google+

(一)先把文章写好再说

一直来,中国文学被要求表现这个表现那个、为这服务为那服务。文学是人学,人学是心学。心学不表现心、不为心服务,却要成为工具,听从号令,今天的人,恐怕不难想明其中的悖理。但长久来,中国文坛就是被这样的理论口号理直气壮地统治着,我们的很多读者也是以这样的标准看文学理解文学的。

这样的理论口号下,能出多少真正的作家、真正的文学作品?起码,沈从文出不了,周作人出不了,就连鲁迅,也不可能出得了。

正是这样的理论口号开始,我们的文坛,脱离了文学的本质,出现一个愈演愈烈的严重倾向,即自然而然地将文学的视线放在了作品的立意、高度:反映了什么、说明了什么、以及更为空洞虚浮的悲悯了什么、关注了什么。我们的作家,也开始走上了本末倒置地创作路,不是从人和人的生活出发,而是从立意、高度出发,构思、创作作品,或者说,根据已定的主题去“套制”人物与事件。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53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