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六日早晨,早早起来,天阴着,但没有下雨。我和存勇先生去剑鸣君的住所。他们说看过玉泉观后再吃早饭,我想那太迟了,就在街头买了一个“菜夹馍”,二元钱,边走边吃,霎时风卷残云,一扫而光。剑鸣老兄已经在巷口等我们,于是我们三人直奔玉泉观。

玉泉观离剑鸣君的住所很近,它在山坡上。八点以后进门要买门票,我们就是要赶在这之前进去。八年前的同学聚会,曾参观过玉泉观,可是现在的样子和记忆中的不一样。我们进去一处一处地游览。殿堂东一座,西一座。我是走马观花,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只是感觉爬山很累。有一处殿堂门前立有石碑,上面书写着,抗战时期,这里是国立第五中学,专门招收从沦陷区逃出来的学生。石碑面前的场院,想必就是当年的操场。于是怀古之情油然而生:当年在这里活蹦乱跳的学童,而今安在哉?

从山上下来,就见工作人员各司其职,卖票的卖票,把门的把门,开始查验门票了。我们得了便宜,心中暗喜。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