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约及其历史背景》里,耶鲁大学教授戴尔·马丁(Dale B. Martin)讲到,在一个充斥着谎话的世界里——包括戴教授研究并专门解读的《圣经/新约》在内——最重要的武器就是怀疑一切。于是我把“Doubt everything”(拉丁文do omnibus dubilandum)抄在了我翻过许多遍的《New Testament》(《新约》)扉页上。

怀疑一切(Doubt everything),不仅是人类新知源源不断的源泉,更重要的是——正如马丁教授所说——在一个充斥着(包括马丁教授本人——这是他在给学生讲授时所说)谎话的现世世界里,用什么来分辨、判断于这个世界里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哪些是谎话,唯有理性。而理性获得正是得益于怀疑。无论是神(包括《新约》在内)的话,还是帝王(包括现代社会里的“政府”)的话,以及还是老师、父亲的话,对于一个有理性的人来说,怀疑是其前提。但是,在中国文化传统里,“怀疑一切”,既不是“主流话语”,也没有被提倡。而恰好相反的是,“愚民”是中国文化传统,尤其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传统里的正脉。发展到满清是“文字狱”,发展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是“知识越多越反动”。本来,由领袖倡导并发动起来“打倒一切”的“原教旨主义”应是“怀疑一切”,但因为暴力的介入、权力争斗和阶级斗争必然的尔虞我诈和你死我活,“打倒一切”便成了“怀疑一切”的噩梦!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