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多年前江城一首诗里的一句。对很多人来说,透着或多或少的虚妄;对江城来说,却是现世生活的真实写照。是的,我可以想见:刚刚从派出所下班的人民警察江城,开着一辆破旧的摩托车在雨夜广州的街道上,赶往一个人的家中,写下一首又一首被闪电所追逐的诗。

说到广东诗坛,不能不提《面影》;说到《面影》,不能不提江城。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国内诗歌界,《面影》是南方诗坛一面引人瞩目的旗帜,对现代诗歌影响深远的《诗歌报》那些年在提及民刊时肯定要提到《面影》。而江城,是让这面旗帜飘展的那个人。因此,江城和《面影》,两者是密不可分的。十多年前,在东风路30路公共汽车站的“红太阳”酒吧,我对莅穗短暂工作的浙江诗人蒋立波说过:全国各地来的诗人,不管有否见过面,只要是知道对方的名字,到了广州就一定会找江城报到。江城就是天南地北的诗人们的公共汽车(迎来送往)、旅店(住所安排)和酒馆(以酒会友)。写诗的人,没有喝过江城的啤酒,就不算真正来过广州。……记得正是《南方大摇滚》首发会当晚,捞仔、毕晓笛、张全复等一干音乐人及有份填词的沈颢也在旁喝酒。那时己在音乐圈打转的诗人沈绍裘听我这么一说激动起来,立马拉着音乐圈和传媒圈的旧雨新知来灌江城的酒,几轮“喇叭”吹下来,江城依然谈笑风生,沈绍裘却已与周公共赴太虚捉庄周的蝴蝶去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