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吉林诗人孙文涛认为,《眼睛》是吉林省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地下文学”杂志,而《太阳》是吉林省第一份“诗歌民刊”,他的这个看法有一定道理。《眼睛》就出刊和编辑方式来说,也是民刊,但考虑到当时的文化环境和随后《眼睛》参与者的遭遇,确实还有点“地下文学”的特点。而《太阳》出刊于1985年,是一份比较纯粹的民间诗歌刊物。

现在,《太阳》的影响早已经走出了吉林省,成了吉林诗歌民刊乃至于吉林体制外或者民间诗歌的标志性刊物。著名学者、诗歌批评家张清华在其长文《当代诗歌的民间版图》中,专有一节写《太阳》,名为“《太阳》:这辛辣而炽烈的光”。张清华肯定了《太阳》及其代表诗人邵春光的特点,肯定了《太阳》的价值,“用词语和概念来形容和定位《太阳》都注定是困难的,但它不可忽略的地位,诗人谈到它时不能不保持着一份敬意,因为它出现在一场哗变的前夜——而参与这场哗变的干将之中,就包括着这个有着一个难听笔名的诗人‘邵揶’”当然,张清华先生也谈到了《太阳》中诗歌文本在诗写向度上的某些弱点。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