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她柔荑之手戴上冰凉的手铐时,她没有太多惊慌。似乎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她只是在静静地等待。

而且她的等待十分安祥与淡然。

那天深夜,她其实并没有逃离那个城市。她朝着机场高速狂奔的跑车,逐渐放慢了下来;到了机场收费站后,她掉了一个头,回到了那个五星级大酒店的中医养生中心。

后来,她在车上已经冷静下来,并且突然顿悟:她能够逃离这个城市,却不能逃离这个国度;她即使能够逃离这个国度,也不能逃离这个地球。他们在这个星球上有一张无孔不入的巨网。

正如她的手感,永远逃不出她的双手一样。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