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自从三年前退休,千老先生就带着老伴洪老太太开始了他们向往终身的周游列国。他们没有多少积蓄。将近五十岁的时候,千老先生才毅然决然地抛弃了他在国内拥有的所有名誉、地位和财产,移民加拿大。一个靠工资为生的老知识分子,在养家糊口之余,攒不下多少钱。为了以有限的财力多跑一些地方、跑更长的时间,虽然年近古稀、虽然奔波途中,他们却像国内过穷日子那样精打细算——饿了以干粮充饥、难得吃一顿热饭;渴了喝水龙头里流出来的自来水、从来舍不得买饮料和瓶装水;一般都徒步去景点,累得要死才坐公交车,对出租车永远是敬而远之、从不问津。这哪里是旅游,分明是穷游!孩子们收入颇丰,愿意出钱资助他们旅游,他们不要。朋友们劝他们安居少迁、颐养天年,他们不听。穷游吗?那就穷游好了!他们就是爱上了穷游。活到老、学到老,他们要用他们屈指可数的财力和所剩不多的生命,去看世界、长知识。

两个老人长年累月在外面跑,艰辛还在其次,更可怕的是风险。生病、误车、走散,这些自身造成的风险就够吓人的,但更可怕的是坏人对你的攻击。刑事犯罪分子只是少数,他们对两个老人也没有多大兴趣,但是在风景名胜和繁华都市,小偷小摸者却多如过江之鲫、防不胜防。三年来,千老先生老俩口不知道多少次被小偷关心和关顾过——在布里诺斯艾里斯的圣·马丁广场,四个歹徒设局想抢劫他们;在罗马的地铁里,千老先生被三个小偷团团围住;在威尼斯的渡轮上,身边的衣冠楚楚的青年人拉开了他的照相机包;在希腊的大街上,身后的小伙子拉开了他的背包拉链;在马德里的自动扶梯上,三个身强力壮的青年人把洪老太太挡在身后,对千老先生背上背的背包下手;在布鲁塞尔的火车站,两个小偷狼狈为奸差一点得手,在一只黑手离千老先生放在身边的背包只差两公分之际,洪老太太惊愕地一声尖叫把他们吓得缩手就走……

虽然经历过数不胜数的千钧一发的风险,小偷们却总是功亏一篑、不曾得手。这固然多亏他们的警惕性高、他们的运气好,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要感谢在自由世界里正气永远压倒邪气。小偷们固然人高马大、身强力壮,但是他们做的终归是见不得人的黑暗勾当。千老先生老俩口虽然人老体衰、不堪一击,但是他们正义在身、大义凛然,只要他们一声惊叫,就能吓得小偷们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