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英英在曼华家住了下来,学也没心思上了。反正曼华家只有曼华一个人住,哥哥们都在北京工作,父亲也临时到上海宝山钢铁公司当基本建设的总指挥去了,她也巴不得有个中自己意的姑娘陪伴着。这样,曼华上班,她就跟着去玩,曼华下班,她就跟着回来帮着保姆做点家务。

曼华知道她和李振堂闹得不可开交。外面的传说对英英极为不利,甚至有说她跟母亲为李振堂吃醋的流言蜚语,但深明世故又清楚英英为人的曼华却不用她解释,便对她说出了其中的奥秘。见她那样伤心郁闷,成天苦着个脸,话也不想说一句,曼华也没多问她,只是尽量想办法让她开心。对这个酷像自己而且是在自己家中走向社会的的纯洁少女,曼华总觉得自己欠她点什么,无形之中,竟把她当做自己的亲妹妹无微不至地关心着。

第三天下午,曼华骑着摩托到外宾招待所上班,仍像往天一样把愁眉不展的英英带在后坐上。以前那种高人一等的荣誉感和心旷神怡的快活劲头儿一点也没有了,在外宾招待所大楼后面的服务楼前下摩托时,英英苦着脸想今天一下午又不知道怎么才混得过去,心里不由得格外烦燥起来。正架着摩托的曼华不知为什么对她“扑哧”一笑,弦外有音地说: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