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没有精神病,为什么发疯?

张九魁的大姑娘是结婚三个月出生的,头胎女孩,张家视若凤种,起名“张凤”;结婚第三年生下二胎,又是女孩,跌价了,从凤到燕,起名“张燕”。张九魁本不想生、不敢生第三胎,生第二胎已经违反独生子女政策了,多亏老子在世,没有受到处罚。1989年他自恃追杀动乱分子有功,上级会论功行赏,不计较他违反计划生育的错误,或许认为国家遇政治动乱,无遐顾及计划生育了,想趁国家动乱来个浑水摸鱼。那年六七月间,忙里偷闲,抓往时机天天和老婆上床,让老婆怀上第三胎,如果生出一个儿子,那绝对是张家的“龙种”,预先已经起好了名字叫“张龙”。哪晓得美梦难圆,第二年春天冒出来的又是一个丫头,和前两胎同一个品种,差点把张九魁活活气死,大骂老婆是克子克夫的母老虎,是断子绝孙的阉母猪!一“凤”二“燕”,到三更是大跌价,该属“鹊”,名字叫“张鹊”不大好听,随便起了个“英”字,叫“张英”。

如果户口簿的记载是准确的,张英和海生是同年出生,海生只比张英早个把月。三丫头在家里不可能得宠,大姐、二姐一“凤”一“燕”,不会把“鹊”放在眼中,年龄又比“鹊”大得多,经常欺负“鹊”,甚至连手欺负“鹊”。她向父母求救,父母睁只眼闭只眼,从来不给这只“鹊”撑腰,张英从小成了“受气包”、“哭气包”。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