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生,自我的旅行

蒋浩入道以来,耽于游历,生活可谓复杂多变:“每换一处,都有逢生之辛幸”。多年来,他曾经先后在成都、北京、新疆、海南等地做过编辑、记者、图书装帧设计、大学教师等工作。因而,表现自己的游历“生活”,也成为诗人持续的题材。浏览其2005至2009年的写作,也的确如此。同时,我们可以从他的诗里看出来诗人的心境与人生的精彩与否。说白了,他给我们展示了作为一个诗人生活而又艺术的“轨迹”——他自己称之为“自我的旅行”。

蒋浩跟我有一个共同的偏好,那就是在每首诗的后面写上具体的日期与地点。所以,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在2005年10月份以前,他一直居于海口的海甸岛——那是拥有“城中岛、岛中城”美誉的,与海口最繁华的商业区仅一水之隔,没有工厂,空气清新而迷人的岛中之岛。在3月5日,诗人写了一首诗:《晨》,诗里有“那时我在睡觉,之前读到/沃尔科特一句诗,说他/回登纳里,‘被囚禁在雨丝中。’”整首诗似乎透露出压抑、苦闷的心绪。从此,几个月沉浸于他的《一日将尽》的组诗里,几乎每天一首。想必是向身边的小岛做告别?果然,最后的一首《十一月九日在潼南候车室》就写出小岛了。7月间,他与臧棣等诗人游了海南的尖峰岭,写了一首回赠臧棣的同题诗:《寻根协会》。或许与友同游,心情松散了许多,诗也流露出几分狡黠并拥有了若干妙趣横生的句子:“蝴蝶也是短信,为了赢得/鸣凤之心,夕光来纠正手影”;“有一棵截断朽黑的数抱无名,/蚂蚁吸光了她的沧桑内脏——”;“落在后面的雨点数着/蛙鸣”。诗人间的友谊总是弥足珍贵的,所以在诗里总有无意间的泄露: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