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县城人经过422的地盘时,看到满地的尸体,观点是联指派的便拍手叫:打得好打得痛快打死那些422!观点422派的便缩了头快步离去心里惶惶然。联指和422的激战在县城留下太多的尸体令殡仪馆的工人干不过来,422的家属以及一批成份出身边缘的人被指令去清理尸体。木匠刘继业和张牧师也被命令必须参与其中,当看到那一堆堆年轻的已经僵硬的尸体时,张牧师的心直颤抖一阵阵的发冷,他还未见过如此多的尸体于一日之间堆积。他很想闭上眼睛不去看立刻入定不去想,但是他没有办法因为那些年轻的尸体一具具的就摆在他眼前。为了排解内心的痛苦煎熬为了让那些年轻死者的灵魂升入天堂,他在心内一遍一遍的祈祷痛苦的祈祷艰难的祈祷。刘继业看出张牧师痛苦的心灵在挣扎,他比张牧师更加恐惧的是内心不住的涌上不祥的感觉,看着那些尸体他觉得不知在那一天他和妻子也会被造反派打死然后僵硬,还有她的女儿英子……

422的家属将自己亲人的尸体找到后拉回去处理,剩下大堆无法分清谁属的尸体,被拉到郊外教堂附近扔进一个大坑里,这个大坑是当年日军飞机扔下的炸弹炸出来的,据县城的老人们说当年的炸弹原来是要投在县城中心,但投歪了落在郊外反而没伤了谁。日本侵略军大约也没想到,他们当年的投弹为日后中国人自己杀自己预挖好一个埋尸的大坟墓。由于尸体太多,刘继业和张牧师他们直干到半夜还没能清理完。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