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分割,是联结,是温情和意志的生生不息……

1

寒枝慢慢地翻转她的身体,尽量不让床或被子发出声响。她把身子转向丈夫丛阳,聚精会神地端详他,审视他,感觉他。这些日子以来,她每天早晨醒来,都有一种心惊胆颤的不安,怕丈夫再也睁不开双眼。近来,他连咳嗽都很少了,也许竟是因为没有了气力。有时他的呼吸会带着些兹兹的喘声,现在却异常安静。她看着丈夫的脸:清瘦、苍白、憔悴,额顶灰白色的头发稀离。很长一段日子了,她已经习惯了丈夫这张远离了青春气息的脸。但是像眼前这张脸,几乎没有一点色泽光亮和湿度,却叫她打心里难过和颤抖。她见过自己的外公过世的情形。她记得很清楚,当时外公冰凉的额头和脸颊,就和现在丛阳的差不多。

她就这么静静地在丈夫跟前呆了两分钟,直到她确认丛阳还在正常呼吸为止。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