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黄钟弃毁

中国人的历史感往往不是来自对天际曙光的联想,而是来自旧梦的反复重现。百年前“戊戌变法”时代的幽灵又浮现在人们眼前,斩断杀伐的慈禧太后、瀛台被囚的光绪皇帝,以及慷慨捐躯的“六君子”似乎都在现实中找到了阴魂附体的替身,长安街上淋漓的鲜血也和百年前菜市口的碧血连成了一片,而包括宾雁在内长长的流亡队伍似乎遥遥地跟在康有为、梁启超之后……百年一个轮回,这难道就是中国人的宿命?

当中南海里决定胡耀邦以及刘宾雁命运的会议召开时,刘宾雁已经不在北京。从元旦开始,学潮四起,上百万的大学生走上街头,高喊出“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反官倒、反腐败”的口号,这让邓小平、陈云们如坐针毡,惊恐万分。一时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北京城里弥漫着不祥的气氛。

为了保住自己的发言权,不留授人以柄的口实,宾雁决定暂时离开北京。1月5日,他和朱洪登上了飞往三亚的飞机,到阳光下的海滩去享受几天难得的休闲——其实这只是台风眼中的片刻宁静,恰好在这一天,中央书记处会议做出了开除他党籍的正式决定。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