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血案二十五周年,天安门母亲望穿二十五个秋水。她们疲惫了衰老了,心还是一片破碎,眼泪还在长流,可人心不死,她们要求为六四伸张正义。

二十五年过去,再一个二十五年过去,世界不会忘记“子弟兵”的机关枪冲锋枪狂射而出的子弹,留下的无数应声而倒血流如注的尸体;世界不会忘记,坦克车碾过人群,人体变成一摊肉饼。

一个政府如果杀了一个孩子,这个政府就应该立即倒台法办,因为它是个杀人犯;一个政府一次就杀了成百上千甚至数千个孩子,这个政府罪恶滔天死有余辜!中共新政府新领导毫无起色,内里一片肮脏黑暗,千方百计掩盖回避歪曲六四,妄图抹煞民众的记忆,连为受害者扫墓在私人家里纪念六四,他们都大动干戈逮捕警告忙不迭。活得如此心惊肉跳,不如屙泡尿去淹死。

今天,我要讲述一则关于六四的血淋淋的故事。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