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心经》

听到一阵急遽的马蹄声,那个不知名的人打开尘封已久的窗子朝外面望去,发现那年五月盛极一时的格桑梅朵已经枯萎。为那个不知名的人送来糌粑的阿爸丹珠摇头叹息:
“唉,草原变得跟你的生活一样平淡无奇。”
那个不知名的人只是笑了笑,既不表示认可,也不表示反对。
“但我梦见你的手心里长出了一枝格桑梅朵,”阿爸丹珠像谈论他的枣红马生驹子一样喜悦地说。“一枝格桑梅朵,长着八个花瓣,比我这辈子见过的任何花儿都要鲜艳。”
阿爸丹珠骑着马渐行渐远,一阵又一阵的风接连不断地送来他嘴里遗落的呢喃:
“格桑梅朵……格桑梅朵……”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