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日晷(一)

Share on Google+

内 容 提 要

一位21世纪的西安作家,为了调查40年代某无名作家在陕甘宁特区被残害致死的案件,孤身深入延安地区,结果被红军鬼魂抓到了六十多年前的乱世。在处死他前,鬼魂们对他进行整治改造。延安的实际统治者毛泽东发现这位西安作家大脑中装有预知未来的密码,便决定留下他,让他的预言能力为其服务。这位作家趁此机会一心想阻止内战,拯救死于内战战火中的近两千万骨肉同胞,在反复劝说无效的情况下,采取了刺毛、刺朱及中共高层领导的行动。他的行动如同儿戏,刺杀行动无一成功。他明知不可能改变历史,长达三年的中华内战及毛共的红色江山早已成为历史事实六十多个年头了,但他依旧努力着,为“不可能”这种注定的宿命而努力着,直到进入了他个人命运的终点,他被作为祭品献给了延安鬼们崇拜的迷信之物——蛟龙。

整个延安都疯狂在寻找、饲育与保护他们信念中的改朝换代的蛟龙,这成了轰轰烈烈的大运动,与中共搞的大生产运动没有什么区别。他们的信念对应他们的领袖毛泽东,在陕北的黄土山岳与沟壑里,有一个蛟龙胎儿正在成长,如果这个信念中的龙胎儿夭折了,毛泽东就成不了真龙天子,也会死亡。但四十年代的陕北是如此贫瘠,这块土地仿佛已经被榨干了油的油渣,咂干了奶水的干瘪乳房,没有能力养活这条蛟龙胎了。以萧青这位延安第一夫人为首的寻找与饲育蛟龙胎儿的队伍日夜奔波在延安的大山小壑、高崖低坳,他们几乎掏尽了老鹰的巢穴,因为他们坚信蛟龙胎就在老鹰窝的附近,老鹰会把幼小的蛟龙胎叼给它们的幼雏吃掉。延安不断遭到雷击,毛泽东异常恐怖,他迷信天上的雷电是来击灭他的,于是组织了庞大的雷电支队,全是清一色的正当青春的青年,他追赶天上的乌云,通过放飞风筝和气球的线索把雷电引到大地下面去,成功者全部被闪电燃烧成了绚烂的花朵……这就是《日晷》的大致内容……

 第一部

走还是留?走能走到哪里?又能走多远?怎么办呢?我面临的问题似乎没有自由选择的可能。没有就没有吧,我绝对不能继续呆在这里,这没有丝毫通融的余地。他们几乎都参与进去了,参加了寻饲蛟龙的大运动。没有参与的除了我外还有一个人,他叫王实味1。他已经失去了参与的资格。他的悔过表现得不到信任,被关押在枣园后沟社会部的监狱里。那儿还有另外两个名字:庙沟或李唐湾。实际上都指的是枣园后沟的那条大沟。一条大沟壑里到底有多少条小沟壑,只有到过陕北,你才会明白。无数个……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80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