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今日的中国是如此的和平、宁静,人人安居乐业,中国人再也不用过着恐惧、贫穷、被奴役、劳碌不堪的生活了。现在他们只需要操心柴米油盐、工作或者事业的前途、自己的兴趣爱好、休假、生养孩子及孩子的教育、前途等,都是一些琐碎的却满溢着幸福以及生活气息的问题。可是大家忘不了在中国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一个时期,一个动荡而荒谬的时期,它是如此的荒谬,超过了以往以及后来的任何一个时期,以致到今天人们仍然念念不忘,津津乐道。它的荒谬性,是今天生活在和平时期里的年轻人怎么也想象不到的。

要想了解这个时期发生的一切喜闻乐见的事情,我们必须得从一个人讲起,一个聪明、睿智、勇敢的年轻人,他叫轩原。这个名字跟那段历史紧密联系在了一起,以致我们讲那段历史的时候,不得不提到这个名字。虽然,结局有点悲惨,这个年轻人,嗯,最后疯掉了。
现在就让我们走进轩原和他的世界。

在天行山上的一处营地前面,围了很多农民打扮的人,里面传出鼓乐声,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阵叫好声和口哨声。挤进人群里,只见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穿着打扮干净利索的美女,一边击打着腰鼓,一边摇着摇铃,一边还跳着舞。她的眼睛大大的,身材窈窕、灵巧,穿着一身当地人从没见过的修身裙子,整个人美丽又野性十足,她眼含笑意,傲视着围在身边的人群,尽情舒展着自己曼妙的身体。人群一半是看她的舞蹈,一半是为了看人,瞧他们那圆瞪的双眼,痴迷的表情,大张着的嘴,恨不得把她吞进肚里去。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看着她,不满地摇摇头。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似乎喝醉了酒,摇摇晃晃地走到女子身边,想拉着女子一起跳舞。女子啪打了他一巴掌,娇声呵斥道:“滚开!”
人群哄堂大笑,还冲着小伙子竖大拇指。小伙子被打晕了,捂着脸,踉踉跄跄站在一边。

这时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道,一个人走到了前面。只见来人最多三十几岁,微微胡须,五官线条分明,眼神坚定,面色含威而不露,朝人们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女子看到他来,眼睛发亮,嘴角有了笑意,跳的更起劲了。她站在他的面前跳着,眼睛大胆而热烈地看着他。原来此人就是我们的主角轩原。
轩原看着她,微微一笑,说道:“继续跳,我得去开会了。”说完他转身走了。
女子看他离开,有点失望,但很快又兴高采烈地跳起来。

轩原往议事大厅的方向走去。这是一排由石头、木头和草皮搭建而成的房子,地上铺着石头,干燥又清爽。里面天天都很干净,多亏了山上女人们的勤劳。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站在门口迎接他,亲热又信任地叫着:“大哥。”
“扬波。”轩原一边叫着他的名字,一边亲昵地摸摸他的头,又搂着他的肩膀,两人一起进了大厅。

大厅里已经有四个人。一个是沉默寡言的广志,他似乎是他们中年龄最大的,此刻他坐在一边,默默地抽着他自制的烟卷。一个是衣着讲究,头发梳的一丝不乱的承宇,他正在笑容满面地向其他人讲述他勾引一个良家姑娘的经过。一个是秀才打扮的翰飞,他总是忘不了他过去的秀才身份。此刻他听着承宇的高谈阔论,脸色变得越来越严肃,如果承宇能停下来察言观色的话,他会发现翰飞的眼神里满是鄙视与痛惜。还有一位陆离,他本是一个落魄的农民,自从跟轩原结识来到天行山以后,吃穿不愁了,但是裁剪的好好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看上去好像他穿着别人的衣服似的。他是一个好好先生,总是不愿意得罪任何人,此刻他一边听着承宇的话,一边让自己脸上带着适度的微笑,既不得罪承宇,也不得罪其他人。

轩原走进来,微微瞪了一眼承宇,说道:“说过你多少次了?你这样迟早会闹出乱子。”
承宇满不在乎地说:“大哥,你放心好了,我是什么人?我提前都跟她们说清楚了,互不纠缠。这是两厢情愿的事。”
轩原皱了皱眉头,说:“就是这样更可恨。你再这样,我们做不成兄弟了。”
“别呀,大哥,你怎么认真了?她们算什么?为了兄弟的情义,以后她们再纠缠我,我也坚决不理她们。”
陆离打着哈哈说:“既这样,干脆挑一个好女孩结婚吧,省的安定不下来。”
“我也想呀,可是碰不到有感觉的女孩。”承宇几乎是愤愤不平。
翰飞冷笑一声,说:“不是碰不到,是没玩够吧?”
承宇脸色变了,大声说:“你怎么不信任我?这可是我的心里话。既然如此,休怪我不义。你倒是正人君子,我那天怎么看你偷偷摸摸进了一个寡妇的家?”
其他几个人目瞪口呆,看看承宇,又看看翰飞。
翰飞愤怒地脸都扭曲了,站起来抓着承宇的领子,大声说:“你敢造谣?”
承宇挑衅地看着他:“我发誓,不是造谣!我亲眼所见。”
翰飞举起拳头狠狠砸在承宇的脸上。轩原从没见他发过这么大的火,吃惊地看着他。
承宇摔倒在地上,捂着脸,气急败坏地说:“你敢打我!”他站起来就要去打翰飞。

一直默默静观的广志忽然一拳头砸在桌子上,大声说:“吵啥吵?我们今天是干啥来了?”
正在揪成一团的两人愣了几秒钟,分开了,翰飞还给承宇整整衣服。承宇捂着脸坐下,嘴上说着“大哥,不好意思”,一边拿出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扬波和陆离以及几个农民打扮的士兵都看呆了,此时松了一口气。
轩原照例坐在为首的位置,沉默了几分钟。其他人也都不说话了。
过一会轩原问道:“你俩现在怎么样了?”
两人抢着说:“大哥,我们没事了,开会吧。”
承宇还说:“平时兄弟们吵闹惯了,不碍事。”他从没见过翰飞发脾气,平时即使再生气,翰飞也只会抱怨几句什么“世风日下,道德败坏”之类文绉绉的话,看来今天他真是说错话了。想到这,他看了一眼翰飞,正好碰上翰飞朝他送过来的歉意的眼神,他大度地笑笑,正是“一笑泯恩仇”,不打不闹不是亲兄弟,这话说的没错。
“那好,我们开会吧。”轩原说,“讨论一下我们的作战计划。”
大家正襟危坐,收敛了四处溜达的思想,认真倾听轩原的作战分析。

这次战役非同小可,对他们来说。他们在这天行山上窝屈几年了,也得到了周围农民们的理解和暗中支持,可是毕竟不正规,像流寇土匪一样,虽说天下混乱已久,朝廷已是末日之秋,可越是这个时候,朝廷的势力貌似越大。他们要想成为一支正规军队,必须得有装备有枪火武器有真正的属于自己的城池。距离此地50里地的子虚县城,正是他们的目标。
按照轩原的设想,他们五个人各领一支精兵队伍。当然,平时常驻在山上士兵大概有五千人,其余的是农活不忙的时候偷跑到山上训练的青壮年农民,他们还得注意不让官府的人发现。除了轩原,其余四个人各领一千人的队伍分别攻打子虚城的四个门,因为县城里兵力不多,他们可以出其不意,攻打下城门之后,放出信号弹通知轩原。轩原率领的两千精兵在后面候着,看到信号弹之后,到达东门与陆离汇合,由陆离放出总进攻的信号,轩原领着队伍直捣县衙,拿下县长和县衙里的一切人等,占领县衙。其余队伍留一部分人看守城门,防备官府的援兵,其他士兵由广志他们带领,拿下城里的主要据点和一些能形成力量的官府人员。这样看来,拿下一个小小的子虚县城看来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要出其不意。
大家商量到中午,讨论了各个步骤和细节,终于决定三天后实施行动。
这时一个士兵来汇报说:“该吃中午饭了,送到这里来吗?”
轩原说道:“不要麻烦了,我们去厨房吃。”

几个人到了厨房。
所谓的厨房,只是一个大棚子,女人们和一些伙夫在里面做好了饭,士兵们用大盆子盛了菜,放在一个木桌子上,十几人各端着碗,围成一圈吃。
轩原制止了一个女人——出于敬意,她想给他打饭——他亲自打了饭,坐到一张桌子上,和士兵们一起吃起来。其他几个人也各打了饭,找一张桌子吃起来。

吃过饭,轩原回到自己的住处。扬波也跟着回来了,给他泡了他爱喝的绿茶。
俩人没坐下多久,一个人提着一个小巧精致的篮子进来了。正是跳舞的那个女子。
“利贞,”轩原笑着跟她打招呼,不知道怎么,见到她他就很开心,“你怎么来了?”
“我给你送水果——”她给他们看篮子里的水果,“这是海南产的热带水果,这是芒果,这是香蕉,这是柚子。”
“你总是能买来新鲜的玩意。”轩原说,“以后不要再给我送东西了,我又没什么能给你的。”
利贞笑了一下,想离开这里,忽然看着扬波说道:“扬波,我——”
扬波看她进来,早就不自在了,此刻见她叫他的名字,惊跳起来,拔腿想跑出去。
眼疾手快的利贞一把抓着他,喝问:“你跑什么?我是鬼吗?”
扬波别着身子,一句话也不说。
轩原笑道:“好了,别吓着他,他只是一个孩子。”
“我奇怪他为什么见我就跑。”利贞愤愤地说,拿出一个东西来,忽然又笑了,“给,我在一个西洋人那里看到的,听说是西洋的玩意,你应该会喜欢。”她递给他一包东西。
扬波狐疑地接过来,问:“这是什么?木片?”
“听说能拼出一艘船来,你自己试试看。”说完,她袅袅婷婷地走了。

扬波迫不急待地打开,展示给轩原看。
轩原笑着说:“你看,她没有那么可怕吧?”
扬波高兴地拿着木片,坐在门前的草地上研究起来。
这时广志他们四个来了,还没进门翰飞就大声说:“大哥,找你喝会茶。”
等进去,看到水果,承宇又大叫起来:“还有水果?不早点叫我们,自己吃独食?”
陆离问:“这么新奇的水果!谁送你的?”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