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忽然间的悲伤来得让我猝不及防,心忽然一下子沉下去了,面对夕阳仍是无限的感伤。

原来这忧伤仍是我骨子里的东西,舍不掉的。纵使我想舍,付出了很多代价仍然是舍不掉的。我努力在同我这潜伏的抑郁作斗争,我怕我一不小心的抑郁会给我带来更大的伤害。此刻的我仍旧是有许许多多的不如意,旧的不能抛弃,新的又来了,积着压着,一想起来便不能呼吸。

我恳求我自己不要再作挣扎,但我的心却止不住地跳。长久以来,我的固执同我的忧伤伴随在了一起,一点点忧伤即是引子,能引发愈来愈多的忧伤,可加深愈加顽强的固执。但我仍不肯屈服,决不要屈服,这屈服不是我性格中的一部分。哪怕我被忧伤折磨地面容憔悴,我也决不屈服。我了这不屈服,我愿付出一切的代价。

只是我要不时地面对这忽然间袭来的悲伤,这一度使我丧失自我、颓废沮丧的悲伤。就在刚才,我又感觉到了它的存在,而且离我很近,在我心里,在我骨子里。有好几次,我真的想要举手投降了,我觉得这空空的得到没有什么意义,一切还是要失去,一切还是要归零。我真准备撇下这空空的皮囊上路了,仿佛很轻松,仿佛很快乐,仿佛真得可以一了百了。

我凝视这万物众生,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轮回中的一粒棋子,轮回是空,万物也是空,一切有什么意义吗?所有的所有不过是感觉,不过是一种反映,若这感觉都没有了,芸芸众生还有意义吗?

有时候仿佛一切都悟透了,然而自己却陷入了更深的忧伤。我曾经一度走出的阴影,如今仿佛又出现在我生命里,当我悲伤的时候,这忧伤更加地重了。

我很需要有一个人领着我走出阴影,这个人一度出现,我也一度地走出忧伤走出黑暗。然而,这个人似乎走得有些远了,这阴影又回来了,这忧伤似乎又回来了。

你能停一停,让我跟上你吗?

正月十五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