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金燕:秋夜庆生

Share on Google+

原创 2016-10-05 金子小姐 Lady金子

曾金燕

夜里九点
风已凉
裹挟野菊香
吹过院外的池塘
远行的子女
电话里和父母过生日
农历属於永远的父母
新历属於流水的朋友
或许一去不复返
或许多年后轮回再见

爸爸笑
一如我的笑
鱼尾纹飞起来
把他的眼镜挤得
歪歪扭扭
淘气呢
我喊
爸爸呀
长长地咏歎
呀……
走了阴阳顿挫的调

妈妈笑
圆润的脸
闪闪发光
问我吃了面没有
谁给你窝一个鸡蛋
谁给你下一挂细麵
绵绵长长
子宫和肚脐相连

妈妈说
她痛到凌晨才生下我
血淋淋地沖出阴道
产婆高举剪刀
过一遍烧酒燃起的火焰
女儿又如何
爸爸放大大一挂鞭炮
我看见他手持长矛
驱赶阁楼上狞笑群聚的恶鬼们
奔跑
外婆
念一口经文
封一道符

恶鬼们
从此住在外婆的佛台
不识字的外婆
谁带她读新鲜的经文
我亦然熟稔
安睡在
客家话的低声吟诵
和清晨豆腐担子的叫卖声里

经文在
外婆在
恶鬼们不再吃人
响起欢快的吱呀声
泵起地心的泉水
在阁楼里建起家园
一个平行的世界
世外桃源般地繁衍
时不时送一个玩具到我床前
逗我咯咯笑
扶我起立行走

重生却总是痛
剥开血和肉
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
笑含泪
叫一声妈妈
余音缭绕
三十又两年

文章来源:作者微信

曾金燕微信二维码

阅读次数:3,5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