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晨一上推特,就看到唯色在质疑Stephen Prothero的观点。据说,这个人是美国波士顿大学的宗教学专家,公开主张“达赖喇嘛应该谴责藏人自焚”。接下来的很多推文,无论来自藏人还是汉人,凡是我看到的,都是对Stephen Prothero的观点的批评。

我向一位推友要来了这个人的英文原文链接。是的,我也惊诧,这位生长在西方民主国家的人,居然毫不理会专制制度下生活的人们的感受,和中共当局在此事上的说辞,几乎不谋而合。我更是惊诧,这位宗教学专家,对中国当局迫害西藏宗教视而不见,却指责抗争的一方;这就像“六四”天安门事件时,不去指责中共当局,而是指责那些被碾碎在坦克下学生们一样,完全是本末倒置。

五十年多来,中国的入侵和占领,彻底破坏了西藏社会的正常发展规律,对西藏社会的道德、政治、经济,进行了全面的颠覆,人们的意识和注意的焦点,偏离了本来正常的轨道,一切善良高贵的品德,都在被践踏,比如,以禽兽为伸士,以屠夫为英雄,以奴才为美谈,以杀戮为壮举,以委屈求全为安居乐业,以凋敝扭曲为繁荣;西藏过去的开放和流动,被完全的封闭所替代,因而,那独一无二的西藏文明,从停滞、倒退,到如今面临灭绝。

就这样,达赖喇嘛尊者率领弱小的西藏民族,和威胁着整个世界文明的这股强大的共产邪恶势力,进行抗争,其贡献,已远远地超了对一个民族文化的捍卫,而是对世界文明的守护和发展。

当然,这个共产政权,并没有因此而反省或者稍有收敛,相反,自2008年西藏全民抗暴以来,更加残暴地殖民西藏,在过度“开发”西藏脆弱的自然资源的同时,大批抓捕,重判、枪杀藏人,实施种族隔离政策……几千年的西藏史,从来也没有出现过如此深重的灾难。因此,藏人不惜以自焚,唤起世界的关注和支持,唤醒人类的正义和良心。

如果Stephen Prothero,这位宗教学专家,真的不忍看到藏人的生命被惨烈的燃烧,就应该首先谴责点燃这个火焰的中国共产当局,或者提出更有建设性的抗争方式,而不是躲在“正义”“勇敢”的亮点之下,对弱者和被害者进行指责。这其实,正是对邪恶的纵容,掩盖了侵略对文明的危害。

自然我们不鼓励自焚,达赖喇嘛尊者早有表态,西藏流亡政府也有呼吁,唯色还发起了联合签名,想尽一切办法停止自焚。但是,任何人都有权力选择属于自己的抗争方式.

不久前,一位台湾教师与我联系,计划从唯色的博客上复制每一位自焚者的资讯,包括他们的小传、遗言等,从而,编写一部有关自焚者的长卷。她说:“每次听到自焚的信息,我都忍不住流泪,暗暗地说,停止吧,但愿这是最后一个。说实在的,我一点都不同意他们这种抗争的方式,这样惨烈的献出生命。但是,他们都应该被记住,台湾有先烈祠,而这些自焚者,都是西藏的先烈,我编这部书的目的,这就建一座西藏的先烈祠。”

与这位台湾人相比,Stephen Prothero的说法,无论是对宗教还是对人权,以及对殖民与被殖民的内含,似乎,都很外行,且带有着非人的冷酷。事实上,唯色对他的说辞的质疑,也代表了我的心,复制在这里,作为此文的结尾:

“既然是学者,就要有学者的良心。Stephen Prothero教授是假装不懂还是真的不懂,当刽子手不再作恶点火,藏人才有可能不再自焚,而这才是清楚无误的事实。难道不是吗?!这位教授选择了一个聪明的方式来扮演正义的角色,可是我想问他,当2008年藏人抗议被抓捕被暴虐被判刑,他在哪里?他有没有谴责过刽子手?当自焚的藏人留下遗言说‘我们藏民族没有最基本人权的痛苦比我俩自焚的痛苦还要大’,这位教授有没有关注过藏民族没有最基本人权的现实?”

完稿于2012年7月15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