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前,我常苦于难以买到喜欢的衣服。有时还去北京寻找,走遍大街小巷,依然失望的时候多;不过,在秀水街那边,偶尔会在出口转内销中发现几件好东西。

我倒不是要挑选特殊样式,来个华众取宠,刚好相反,我期待的是不乍眼,不画蛇添足,不搔首弄姿,也就是不轻佻,不庸俗的东西,总而言之,自自然然、大大方方,就好。然而,在当时的中国,谈何容易。商店里到处是大陆货和时髦的东东,且质地可疑。就是走出商店,心里还是不舒服的,迎面而来的总是各种火柴盒式的建筑,个个张扬着暴发户式的粗俗和冷漠,有什么办法,这就是中共治下的配套审美。

后来,我去了西藏,当然不是为了买衣服,而是了却一种不能自已的思念。第一次站在帕廓街上的激动,犹在眼前,“我梦想的一切都在这里啊!”我对自己说。我几乎爱那里的每样东西:“曲巴”,“帮典”、“巴札”、披巾、松石项链,还有周围的藏式建筑,无论寺院还是民居,都那么厚重、抒情,连每扇窗楣上的祥布、白底蓝色镶边的窗帘、门帘……都带着浓烈的个性,甚至门孜康(藏医院)里的医疗器械、冰雹师的法器,都独具审美的慧心。

后来,我干脆住进了帕廓街附近的冲赛康,日日享受着这些好东西,欣赏着四周古老的建筑,倾听着那由远而近的磕长头的沉重步履……

多年后,当我在喜马拉雅地区旅行时,看到那些老外也如我一样,如醉如痴于西藏制品,从背包、风马旗、经幡到点缀着玫瑰花瓣的藏纸……这一切,都完全撇开了功利和实用的束缚,在俗世之上,自由地呈现着想像的张力。

不幸的是如今的图伯特,正在被中国共产政权的审美所替换。且不说“布达拉宫下面延续千百年烟火的雪村被搬迁”1,冲赛康怎样被改建为“清政府驻藏大臣衙门旧址陈列馆”2,古老的建筑怎样被消失,但说这延续了一千三百多年的神圣的帕廓街,也正在被改造成纸醉金迷的商城,处处渲泄着中国式的堕落,每每想起,都忍不住心惊肉跳。

最近,从唯色的推文中得知,还有人在拉萨开张了文革火锅店,服务员皆为红卫兵打扮,而东京还出现了“东方红”餐厅等,甚至还跃跃于试进军美国。这种对文革主题的输出,毫无疑问,是十分危险的信号:表明中国共产政权下的审美愈加扭曲,那种对暴力和权力的崇拜,正在无限膨胀。

美,总是宁静的,丑,总是喧闹的,一个以剥夺其他民族和国家的自由为目的的政权,一个残暴的殖民者,必然是以丑为美的,我并不奇怪他们对美的扼杀,我奇怪的是,这个世界为什么可以任丑蔓延?

如今,在一些温暖的节日里,我常会穿出当年从帕廓街上买来的衣服,那是完全经得住时间推敲的,也是我对神圣的帕廓街一种悠远的怀念,因为,她正在被人为地丑化和消失………

完稿于2013年11月15日

注释

1 摘自唯色《我们的拉萨快被毁了!救救拉萨吧!》

2 同上

延伸阅读

消失的冲赛康的前世: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7/blog-post.html

我们的拉萨快被毁了!救救拉萨吧!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3/05/blog-post.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