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炎热,较少外出办事,读书写作之余,偶尔看看超女。看着那些年轻的女孩子们在舞台上表演,在评委老师与观众的多重审视目光之下唱着歌儿,重要是她们还得接受竞争性很强的优胜劣汰或者运气好坏的考验。最让人难受的大概就是所谓的PK了。二个表现不好或者不走运的女孩儿站在PK席上对决,通过此种对决决定胜出或者淘汰出局。我见到那些参加的女孩子有的还算镇静,至少外表上保持着镇静,或者忧容满面,如那个沈阳赛区的PK王耿贺,在多次PK之中尤其是最后的二次时心情颇为悲切,几乎就要哭出声来。无疑这些女孩儿是有勇气的。她们的勇气就在于她们敢于站在人们的面前,表现自已的歌唱才能与接受公众的裁判。超女比赛的这种竞争性与竞争方式有些类似于现代民主国家的政治选举之中的竞选。

现在,那些女孩们站到了时代的前列,她们在一种新的规则新的优选方式下创造着歌唱艺术界的新景色。

由超女我想到政客。政客一词在我看来应是一个中性的词儿,是指那些在国家政坛上来来去去的人们的统称。不过政客也有许多不同的种类,有东方的政客,有西方的政客,有现代民主国家中的政客,有现代尚未民主的国家的政客。在这里,我说的政客是指我国的政客──我国的那些执掌着国家统治大权的大人物。我们的政客,我们的大人物,不管我们喜欢、还是不喜欢,不管我们是否赞成他们的政见与执政风格,他们都是我们的──在自愿与不自愿的意义上都是如此。是的,我们的政客,这不包含任何的贬损之意。我们的政客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表现又是如何呢?我们的政客总是脸上挂着笑容,举止稳稳当当,在任何时候都高高在上。即使是在他们所谓的深入群众时,他们总还是掩饰不了自已高居于人之上的傲慢。这样的政客又如何可以有其它的让人称许的姿态呢?我忽发奇想,将这些政客置换到西式的政治竞选活动中去,他们又将有怎样地表现自己呢?我想,他们大概连超女都比不上。他们没有勇气接受大众的挑选。他们不敢去进行PK.他们是有着特权的人们。他们总想着他们特殊的高人一等、不受制约的权力。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幻想着成为神灵,就象过去丑恶的毛泽东们一样。他们似乎只能生活在专制体制下。这种体制是以权力脱离公众的认同为前提的。这种体制只以暴力与谎言为存在的必要条件。我感到十分遗憾的是,我们的政客们正如同某种寄生物一样寄生在过时的体制上,继续着他们难免难看的政治表演。

我宁愿看到超女们在舞台上因为比赛失利而流下的泪水。那些泪水是感人的,因为泪水中有着她们的勇气与努力。我不愿看到我们的政客似乎可以永远凌驾于人们之上的虚假的笑容。

在真实的泪水与虚假的笑容之间,存在着一条色泽鲜明的线条:线条之内是民主自由与真实的人性,而线条之外则与此相反,有的只是阴谋与奴役、恐吓与欺骗。

首发民主论坛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