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住所紧临着三环路,每天早上7点半至10点之间,从楼上都可以看见,三环路上的汽车阵,就如同一大锅煮坨了的面条,搅都搅不开。不仅主路如此,辅路也是一样。一到堵得狠了,司机们心情焦急,按起喇叭来,整个街面就成了蛤蟆坑。据北京电视台《北京早新闻》栏目的《路况直播》介绍,此时此刻,不仅三环路,二环路、四环路乃至全城的大街小巷,都“改成停车场”了。

于是,我就常常有个担忧。

这个担忧也适用于上海、广州、武汉、重庆等特大城市。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如今的地球,乃处于“多事之秋”,什么大地震(北京正位于燕山地震带上)、小行星坠落(科学家说是早晚的事)、强台风、超级海啸、核导弹爆炸、恐怖袭击……都不是没有可能发生,哪怕是某种可怕病毒造成的瘟疫大爆发,都可能引发市民的恐慌出逃。真要是到了那一天,我们的政府和领导人有没有应急预案?他们有没有办法解决必然出现的交通大拥堵?迄今未见他们公布这样一个文件。据说在2008年奥运会召开期间,上面考虑届时采取全城放假的法子,这说明,他们对北京目前交通状况的恶劣并非一无所知。不过,这个法子应付奥运会行,对付前述的大灾难就不适用了──灾难来了,你总不能让老百姓们都呆在家里等死吧?

不用那些灾难真的降临,只要说不定哪天一次误报,甚至或者只是谣言,甚至只是敌人恶意造谣搞什么心理战,如果闹得人心惶惶,就很可能造成北京全部交通系统的大瘫痪。就象几年前的一场中雪造成的后果一样,人们都是记忆犹新的。

面对这样的局面、面对这种可能性,我们的领导们拿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了吗?恐怕只能是心存侥幸,祈望着灾难不要真的降临。而这样毫无前瞻性、预见性的人,居然就是我们大家把前途命运全都托付给他们的人!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执政能力”!

这就证明,在某些掌握着几百万、几千万老百姓身家性命的领导人眼中,第一位的当然是他们自己及家人的生命财产,占第二位的,是坐稳他们的位子,这就需要“政绩”,什么GDP啦、吸引多少外资啦、建起多少项目啦以及盖起多少高楼等等,大概第多少位往后,才是你我升斗小民的生命安危。因为,真要是有点什么动静,他们倒是不怕堵车、交通瘫痪什么的,他们早就从领导人专用的地下通道跑啦!

几年前发生在新疆石河子市某剧场的一次火灾惨案,300多名天真活泼的“祖国的花朵”就那样被活活烧死了,据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事发当口,有人高声下令“让领导同志先走!”结果到场的领导人们无一伤亡,全都“全须全尾”地好好活着,而那些年幼而且毫无自救能力的孩子们,为了我们“领导同志”的逃生,失去了宝贵的求生机会……

这些“领导同志”的思路、这些早已沦肌浃髓的官贵民贱的价值观是从哪里来的呢?

是这个官本位制度,这个制度必然地把官放在高于人民的位置上,官越大,其与人民的的距离就越大,到了最高那一层,简直就是一个人高于全体人民、一个人高于整个国家了。这用不着争议,用不着质证,我们每天亲眼所见的特权车、警车开道、领导人来了那森严的戒备……在在提醒着我们。他们对人民的真实心态,远在所谓“三年困难时期”、“文革”十年,近在“六四”事件中,早就昭然若揭了。

象美国电影《陨石大冲撞》中在巨大的全球性灾难面前,总统说“(你们都走)我留下,我要让美国人民知道,他们的总统是与他们在一起的……”那样的场面,是不可能在中国出现的。

那么,毫无办法的我唯一希望,就是但愿我的这个担忧,只是杞人之忧。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