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吃喝拉撒困觉生娃,除了豆麦桑麻西瓜乌桕皂荚,赵庄也搞精神文明建设,比如社戏嘛。
除了秀才落难嫖娼和小姐思春偷人,赵庄的舞台上总上演大戏:朝廷昏聩,豺狼当道,黎庶水火。英雄豪杰及其以降烟尘,必各怀你反我反大家反之雄心野心。哐哐哐哐哐哐,锵铃锵……锣鼓开场。
这时,必有白脸谱的大官慢慢上场,说自己要举行爱国英雄夺魁大会,毁长城,弱天下兵,誓将反对力量一扫光,锵!英雄豪杰及其以降烟尘,从来都不吃素,他们从东西南北从任何山寨码头奔赴擂台杀场。

这种戏,在我的记忆里记得最深刻最不愿意抹去的,是《隋唐演义》里的雄阔海元帅或大将军。
来将何人?
姓名:雄阔海     别号:紫面天王
国籍:大隋人民帝国  职业及职务:相州白御王高谈圣麾下兵马大元帅
武器:板斧、熟铜棍  江湖地位:隋唐第四条好汉
有分教:
紫面若天王,身长一丈,腰大数围,铁面胡须,虎头环眼,声若巨雷,两柄板斧,重一百六十斤,一条熟铜棍,使得神出鬼没。两臂有万斤气力。

话说扬州“反王夺魁大会”,雄元帅代表的是相州高谈圣队,怎料迟到了——那雄阔海刚刚来到城门口,里面的人蜂拥着出来,他正在奇怪,头上边放下闸来,他忙下马托住,大叫一声。众王应道:“城内有诈!”雄阔海道:“既然有诈,你等要出城者,趁我托住闸在此快走!”那十八家王子与各路烟尘一起争出城来,一个个走脱。
那阔海走了一天一夜,肚中饥饿,身子又乏,上边又有许多人狠命地推下来,他手一松,“吧唧”一响,压死在城下。

我时时记忆起雄阔海。
我想,在赵庄及其戏剧里,比武、革命或英雄大会,是一出必出的元素。
我想,在赵庄及其戏剧里,雄阔海大将或者元帅是一个隐喻也是一个盼望。

想起了我的兄弟、朋友:刘贤斌、陈卫、陈兵。
以为天降盛世太平,因为“为中华之崛起”,去了京城或者蜀南的太学,屏气息心,闻鸡起舞,修文或习理。全不知道,这也可能是白脸谱大官们的一番诡计。
待到89.64版拖拉机上场,他们也从各自的地方赶去:
怎料迟到了——那雄阔海刚刚来到城门口,里面的人蜂拥着出来,他正在奇怪,头上边放下闸来,他忙下马托住,大叫一声。众王应道:“城内有诈!”雄阔海道:“既然有诈,你等要出城者,趁我托住闸在此快走!”那十八家王子与各路烟尘一起争出城来,一个个走脱。

我看见那阔海变成了自家兄弟,肚中饥饿,身子又乏,勉力于各自或共同的巨闸之下很多年,他们的腰围、腿脚和手臂并无雄阔海的粗壮,我闭上眼捂住耳朵。
神啊,不要让我听见那一声“吧唧”。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6-11-0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