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一个贪官倒霉了,实在已算不得什么新闻。何谓新闻?我记得上学时,老师曾这样解释: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在无官不贪几乎已成为普遍共识的今天,一个小贪官被揪出来,早已引不起人们的兴趣。贪官太多了,这些年前前后后被曝光的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但也足以让人神经麻木,见惯不怪了。

不久前落马的湖南郴州的市委书记李大伦,他主政的那一方土地远算不上富饶,与沿海发达地区相比,经济还是比较落后的,但这丝毫也不影响这位一把手成为千万巨贪。仅初步调查就表明,他收受的贿赂达1325万元,这还不包括部下官员以拜年、贺寿、出国、儿子留学等名义送的600多万元贺礼。案发之时,他家中存款3200多万,其中3155万元因“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而被冻结。此案牵出当地158名大小官员以及傍着李大伦的大腿发财的商人,盘踞多年的一个窝被端掉了,这在郴州市官场、商场无疑是一场不小的地震,新的一轮权力洗牌开始了,在权力制度没有改变的情况下,谁又能保证接替李大伦而来的不会步他的后尘。

李大伦此人喜欢附庸风雅,以“文人”自居,出过诗集,还爱好写散文,常以亦官亦文、官场作家的面目出现,熟悉他的人说他“一边吟诗作对,一边大张口袋收钱”。这让人想起那个喜欢书法、到处题字收钱的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李大伦事发被叫去谈话那天,还在他搞的“全国散文期刊主编及散文作家来郴采风会”上,声情并茂地朗诵他自己的《感受郴州》片段。这位深陷于污泥中的贪官平时却爱读《爱莲说》,经常把“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挂在嘴上。当然,这也并不奇怪,在糜烂透顶的官场上,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的男盗女娼,本来就不鲜见。像李大伦这样,如果没有掌握权力,只是一个普通文人,他完全可能清白、清贫了此生,口念《爱莲说》,以诗文自娱。然而一旦身入官场,手里握了权柄,他就身不由己了。试图通过一个案例禁止掌权者,要求掌权者对自己进行道德约束,无异都只是幻想。权力必须用权力来制约,没有外在的束缚,任何权力都注定了滑向罪恶的泥潭。

今天,人们之所以对反贪官失去了兴趣,对于甲仆乙起的反腐败模式越来越失去信心,原因就在这里,即使一个贪官倒了,取而代之的十有八九也是贪官,腐败已成为维护权力机器运作最有效的润滑剂。贪官之成为贪官,首先不是人性、人品的问题,没有约束的权力必然导向腐败,这在现行制度下是找不到解决办法的。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