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今天推出了九篇文章,总共归于底下四个专栏:《认识问题》两篇;《运动留痕》一篇;《读史论今》两篇;《文艺春秋》一篇;台湾问题三篇。下面我们来简介各篇文章。

认识问题

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的经济状况,我们转载了安邦董事长陈功的内部发言──《中国形势空前复杂》。

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的民粹问题,我们刊发了查建国的《和曾宁谈仇富》。两位论者不约而同地担忧、警惕“仇富”等民粹对当前的中国和未来民主化中国的危害。对此,我添加了一个短短的编按:《民粹的剋星:够格的公民和其公民社会》,点出:“采用平等对话式的相互启蒙教育学,形塑以公民组织方式活动的越成熟越好的公民社会”的“秘抉”。

运动留痕

在港人反对中共政权干涉香港选举、并进而发展出追求港人自主、乃至港独的斗争当中,台湾的进步力量给予了不多、但却非常重要的支援。我们转载了《自由时报》的《港独青年领袖来台演讲〈台湾公民意识胜过香港〉》。祝愿港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同时,祝愿被中共政权蹂躏了67年的中国人更加“后来居上”(if you can :-)!

读史论今

不但台湾是个问题,即使中国也是个问题。独傲村夫的《一个中国,二个中国,什么是“中国”?》拿出坚实的史实证据,有力地釐清了好几个有关中国的、被国共强推出来错误“常识”,并且证得“一个中国是假议题”。在中共政权经常强迫台湾政府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台湾属于中国”的当前,细读一下这个长篇,人们不难体会到:中共政权的这个作为是如何地无理、何等地霸道!

曾建元的《胡琏兵团与怒潮学校造就的台湾客家记忆》,描述了随同国民党“转进”迁移来台湾、终于又变成台湾人的外省客家人历史。

文艺春秋

听说“六四最后死缓犯”苗德顺已于今年10月被释放,流亡于泰国的逸风感到心情沈重,写出《致敬苗德顺──写给那些“六四暴徒”们》的诗篇:

“……
你们用青春生命的流逝
见证着流氓政府的
无耻和猖獗

因为
那些人
才是人民的真正罪犯”

台湾问题

台湾是不是一个国家?是不是一个正常国家?对台湾的部分泛蓝而言,由于恐惧于中共的动武喊话,他们内心怕怕不敢大声回应以“YES”。我们转载了《准大法官许志雄:台湾是国家,但不是正常国家》。同时,我在有需要特别补充说明的段落底下一一给出简短的编按。

林傲霜的《支持台湾民主就是助推大陆转型──点赞蔡总统“双十”讲话》来自中国,对经常受到中共政权恐吓的台湾人表示理解,给予掌声,非常难得。作者说得好:“民主台湾的存在,就是为中国的民主大业树起了一面大旗,建起了一座灯塔。”“支持台湾的民主,就是在助推大陆不断向民主转型!”

纪硕鸣的《曾建元:比照港澳处理流亡藏人身分》指出:曾建元建议台湾政府采用对待港人的方式,仿照《香港澳门关系条例》制定《台湾西藏关系条》:一方面协助藏人解决他们的留在台困境,也配合台湾新南向政策中和藏人的双赢活动。

民主论坛 2016.10.20 特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