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渊于公元618年称帝,建立了唐朝。

众所周知,称帝是件简单不过的事情,从古到今,一直不断,比如很多山里人,忽然就称帝,大封嫔妃,然后也不思进取,就在山里当个土皇帝,倒也能祥和安乐一阵。

这样的日子尽管过,但千万别被人知道,一传十十传百的话,势必惊动天朝大军,一到,便灰飞烟灭了。就是李渊称帝前后那几年,同样的人也不少,而且个个比山里人难缠。别人不说,李渊的前同事宇文化及、王世充、窦建德,反贼李密、程咬金等等,都先后称帝,然后被一个个剿灭,下场跟山里那些倒没大区别。这些人做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实力又不济,只有李渊深谋远虑,所以最后就剩他一个。

话说当年,李渊进入长安后,先立了隋炀帝的孙子杨侑为天子,这就是隋恭帝。他还以杨侑名义给自己假黄钺、都督军事、大丞相,最后,还给自己封了个唐王。李渊贪得无厌,把隋炀帝留下后宫里的佳丽看了个够,还将叫李万姬的妃子纳入了自己后宫。

你看,唐王,跟唐皇就差一步了。接下来,自然而然就是禅让,往前追溯,类似的事情司马炎做过,曹丕做过,大禹爷做过,舜帝爷也做过,细节有差别,但本质差不多。

禅让一事,后世的袁世凯做得最淋漓尽致,要点在于假惺惺。袁世凯明明是自己要做皇帝,但是,前期要推让,得大家“求”他,求过之后,还得说:既然一定要恢复帝制,那就让爱新觉罗家的人接着做吧。爱新觉罗家的人哪有那么不知趣,当然说,还是袁大哥你来做吧。袁世凯又说,既然一定要恢复帝制,就让孔子的后人做吧。孔子的后人不会比爱新觉罗家的傻,当然说,还是袁大哥你来做吧。袁世凯又说,既然一定要恢复帝制,就让张天师的后人做吧。张天师的后人自然也说,还是袁大哥你来做吧。

唉,袁世凯叹一口气,既然大家都看好我,我也享不成清闲了,只好委屈自己,做这个皇帝了。大家都说,袁大哥你不能逃避责任啊,天下百姓需要你。于是,袁世凯就做了皇帝。

李渊也是这样,他跟袁世凯一样,手里有兵,自然想干嘛就干嘛。可是,李渊对杨侑说,皇上,如果你愿意把帝位禅让给我的话,我不敢不接受,但是,军队的虎符还得你掌握着,一旦我做不好,你可以用虎符调军队来,赶我下台。

杨侑得多傻才敢接受虎符啊,他周围别说护卫,连老婆妃子都是李渊的人,就算拿了虎符,想送出去又怎么可能?李渊心狠手辣,把自己的竞争者宇文化及等人都一一搞死了,甚至宇文化及的儿子宇文成都也死在李渊的儿子李玄霸手上……所以这个时候杨侑也得知趣,像爱新觉罗家的人对袁世凯一样,说,哈哈,李大哥今天天气不错,这个虎符呢,你还是拿着吧,说实话,我也不会用,皇位我自然会让给你,但是,李大哥你能不能给我好好安排一下生活,谢谢你了。

李渊不为已甚,拿了皇位也就行了,给杨侑封个公爵位置,远远打发他养老去了。此事也有先例,汉末最后一个皇帝汉献帝,把皇位禅让给曹丕后,就被后者封了个山阳公。

对杨侑来说,不好的消息是,山阳公很乖,后来把两个女儿送给了曹丕做妃子。

那天,李渊谈完正事离开,杨侑回到宫里,看着自己的女儿们说,可怜的孩子们,别以为你们永远会跟我姓杨,早晚你们都得姓李。

就这样,李渊当了皇帝。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