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粱复生重逢徐宝琴,黄蒲诚吃醋心生恨

且说蒋建丰见时辰不早了,於是站起身来作别,建丰对复生说道:宝琴姑娘就交给你了,我和慕棠还有其他事情要办,先走一步。
复生起身送别,临行之前复生瞧了宝琴一眼,只见徐宝琴杏脸含羞,冲着复生微笑,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了一小会,这不对视不打紧,一对视起来复生心中不自觉的泛起一阵涟漪,那徐宝琴星眸低漾,这一个眼风,就把复生的心跳呼之欲出。
徐宝琴见复生的脸上也和自己一样泛起红晕来,内心敏感的她暗自揣摩着梁复生的心思,觉得梁复生和自己心有灵犀一点通,应该对自己亦有好感,宝琴心想:见复生哥平日里一副正儿八经的学者样,骨子里装得却是闷骚,见到我心动不已又不好说出口,实在是太可爱了。宝琴越想越好笑,心里的那份窃喜转瞬化为面部的忍俊不禁,着实让复生琢磨不透。
蒋建丰和齐慕棠就此散去,梁复生带着宝琴姑娘准备回驻地,一路上梁复生走在前面,徐宝琴则尾随在後头跟着,复生每走一段路都会回盼几眼,看宝琴姑娘是否有落下。路程走了一半,复生转身回头,不巧宝琴姑娘栽了一个踉跄,两人撞了一个满怀,撞的徐宝琴面露羞涩,这是俩人第一次有了肌肤之亲,复生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是我刚才冒昧了。
徐宝琴捋了捋自己的鬓发,羞道:不碍事,复生哥。
他们一路上眉来眼去互相传达着含蓄的爱意,宝琴姑娘走得微微出汗,汗液从肌体里蒸发出日晒气与花气,一阵微风徐向复生,复生闻到空气中弥漫着豆蔻香味,心中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曾几何时仗义执言是何等的意气风发,现如今自己成了一个断臂客。
面对熟识的徐宝琴,梁复生忽然意识到如果任由这样发展下去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跟他相好的女人下场都是悲剧收场,复生暗暗下定决心,无论郎有情还是妾有意,唯有为信仰禁欲,才能让自己摇身变成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钢铁,从而彻底阻断爱恋宝琴的思想。
回到驻地,黄蒲诚得知梁复生回来了异常兴奋,黄蒲诚猛地推门而入,见徐宝琴和梁复生都在,黄蒲诚一时愣了神,口中念叨:这,这不可能,宝琴你怎麽会在这里。
梁复生转身朝黄蒲诚走去,来到蒲诚的跟前说道:宝琴姑娘有贵人相救,所以没事。
黄蒲诚听了此番话,脸上诧异的表情转变成了喜悦,见到宝琴还活着,於是激动的直扑过去,来了一个熊抱徐宝琴的动作,只见他双手顶住宝琴的腰往上一提,宝琴被腾空架起,黄蒲诚抱着宝琴的腰跟着自己的节奏一起旋转,宝琴在空中晕头转向,叫喊道: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释放完喜悦之情,蒲诚的动作停歇了下来,宝琴脚尖着地,重新回到地面。只见黄蒲诚躬背弯腰,双手搭在宝琴姑娘的香肩上,眼睛定定地看着她,宝琴姑娘遇到如此炽烈的目光,一时乱了方寸,身体不停地来回躲闪,耷拉着头,回避着来自黄蒲诚的眼神,蒲诚对着宝琴说道:你知道吗,自从和你第一次相识我就喜欢上你了,如果不是因为参加铁血救国会的任务,我想我应该早就表白了,可是接下去的事情却很意外,我以为你死了,结果你却还活着,宝琴我真的很爱你,这次我一定好好保护你,不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
宝琴的目光却没有直视黄蒲诚,反倒是偷转秋波,暗回粉头,定定的投视着复生。见复生站在一边脸色铁青,八成知道他心里是吃了醋似的酸,宝琴不觉心中叹气,暗想复生哥想当年是目若朗星,长身玉立,猿臂蜂腰;真个是素腰压沈,粉面欺何;春留荀令之香,夜抱邺侯之骨。虽说复生哥现在人残疾了,可是他气概昂藏,若二人比并神情气场,还是复生哥更胜一筹,在徐宝琴眼里,梁复生是活脱脱在世的折臂英雄”杨过“。
面对黄蒲诚的示爱,徐宝琴却望着他心目中的复生哥,宝琴说道:我已经心有所属,复生哥才是我心中的真汉子,谁都代替不了他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的请求。
蒲诚听到这番言语,热乎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他狠狠的扫了一眼复生,梁复生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说些什麽,只是回敬了一个歉意的眼神,薄明的屋子里空气似乎凝固成一块,沉甸甸的让人喘不上起来,气氛陡然尴尬起来,蒲诚猛地推开门,随着劲一股脑窜将出去,还没等复生他们回过神来,黄蒲诚已经独自跑出几十米开外。
复生被这麽一搅心,反觉眼前一黑,略站片时,方觉眼前光亮些,宝琴见状急切的问道:复生哥你没事吧。
复生说道:我没事,你别理我快去追回黄蒲诚,我和他有话说。
宝琴姑娘努着嘴,摆出一副不愿意行动的样子,说道:我不去,他想清楚了自己就会回来。
复生说道:你不肯去,我去找。
忽然外面刮起一阵飘风急雨,这雨来势急遽,令人没有防备,户外的行人纷纷寻找避雨之处,唯独梁复生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宝琴本想去拦,见他正在气头上只好放行随他去了,自己则独自在屋子里静候。
话说梁复生追了半晌都不见黄蒲诚的踪迹,回想起一起枪口上领死,刀头上舔血的日子,昔日的战友情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说翻脸就翻脸,复生心中顿生苦闷,真有那种人生何处不相逢的感慨。
那黄蒲诚自认为替铁血救国会卖命不值,什麽国仇家恨都不及一个女人来的重要,梁复生抢了他的女人意味着自己和铁血救国会从今往後势不两立。
自从离开驻地,黄蒲诚琢磨着投靠地下党,经过一番打听他终於得知地下党香港办事处的联络地址。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