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00六年十一月十七日,面对追究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第一桶金”的呼声,已故胡耀邦先生之子、统战部副部长胡德平在南京“促进民营经济健康发展论坛”会议上接受南方新闻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民营经济的诞生非但没有‘原罪’,而且应该早生十年,二十年。”“清算民企第一桶金就是否定改革成绩。”针对胡德平的谈话,网民强烈的抨击铺天盖地:“你的老子在世的话,会被你一席话气死的;”“又一个高干子弟,帮助黑色暴发户说话、谋利的纨绔子弟。”“过去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狗儿混蛋;现在是老子英雄儿狗熊……”

当记者问及个别不法商人和腐败官员相互勾结的案例越来越多地暴露出来,又有人开始讨论,要追究民营企业家“第一桶金”时,胡德平辩解说:“对于清算‘第一桶金’的说法,说得不好听的话,这是在否定改革的巨大成绩;”“我们还要反躬自问的是,就像孩子一样,我们给予民营企业早期的奶水够不够?”

中国的民营企业没有“原罪”吗

什么是民营企业?多数是转公为民、乡镇企业、国营企业转换为“股份制”经营、卖断经营权及承包经营的红帽子“企业家”,积攒了“第一桶金”,从而一夜之间诞生的“红色暴发户”。这些红色富豪是象胡德平所说的非但没有“原罪”,而且“给奶不够”吗?

二00四年之后,“原罪风波”震动全国;民众谈论更多的则是那些名号响亮的民营企业明星为富不仁的“法律意识”,他们在市场上翻云覆雨的大量资金来自何方?为何他们东窗事发后往往会有一些官员受到牵连随之“下马”?这些民营企业的“血统与身世”如何?

早在十年前,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在《现代化的陷阱》一书中,对于“红色富豪”的原罪就进行了有力的论证。“大多数股份制企业只是‘翻牌公司,’并未从低效运转的状态中解脱出来。这些国营企业搞所谓‘股份制改选’,其真正目的并非为了‘重塑企业机制’,而在于通过发行股票筹集资金解决困难或藉此捞一把。不少企业在清产核资时串通会计事务所,在资产总额、资本利润率、资本利润率、经营业绩等项目弄虚作假。”她用大量的事实根据论述了深圳、上海等“公转民”企业股份制转换过程的肝脏交易后得出结论说:“游弋于权力经济中的一些掌权者们,成功地利用了这一次机会,在‘改革’的旗帜下,戏剧性地将权力参与分配这一套‘寻租’的老把戏玩出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和规模,使得股份制改选变成了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一次大规模的免费午餐。”

香港的著名经济学家朗咸平对中国长虹公司老总倪润峰的经营策略进行了调查解剖,他的结论是:第一步:储备能量,伺机计提,低价收购;第二步,转移资产,从国家掏钱和从股民骗钱。倪氏吸金大法第一式——虚实难辨,敌友难分;第二式——袖里乾坤,暗度陈仓;第三式——天下为盟,互惠互利。长虹的总资产从二000年底的一百六十六亿上升到二00四年六月的二百一十八亿。倪润峰从中“吸金”五十二亿元。

“德隆案”、“顾雏军案”只是“出乎意料?”

震惊全国的“德隆案”、“顾雏军案”就是民营企业肝脏的“第一桶金”的缩影,当记者问及此案时,胡德平轻描淡写地认为是“出乎意料。”

德隆案主犯唐万军等人从二00一年至二00四年八月,采取承诺保底和以百分之二十二-百分之一.八不等的固定收益率与不特定社会公众签订委托投资协议及补充协议三万多份,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四百五十亿元。案发时不能为股民及蓄户兑付资金余额为一百七十二亿元;而科龙公司的主犯顾雏军等人由于做假帐、玩弄数字游戏及大量坏、死账等,在二00五年造成科龙电器亏损约三十六点九亿元,每股基本亏损约三点七元。在十一月七日的庭审陈述中,顾雏军不断提到一些政府机构甚至官员的名字,他不仅否认了检察机关的指控,而且为自己“喊冤”——“绿灯”成为“喊冤”理由。他“喊冤”的重要理由之一就是:当初他办的一些事情得到了某些主管部门的“特许”。

陕西价值百亿煤矿被地方一点五亿元贱卖的背后

胡德平为权贵辩解“第一桶金”没有原罪的话音刚落,《了望东方周刊》十一月二十六日爆料,陕西省地方政府未经商务部批准的情况下,强行进行“股份制改造,”让所谓的“外资”——正大能源公司、兖州煤业以百分之八十一的份额参股陕西榆树湾煤矿的开发权,仅用一点五亿元买下了价值百亿元榆林市煤矿,而这个在全国年产煤排名前五位、煤炭储量全国总量的三分之一企业,缘于“政府嫁靓女,”当地的煤炭企业及工人强烈反对,并且引发了监事会主席梁飞荣被自己请的保安打伤的闹剧。

民营企业家似乎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总是不断的有民营企业家“出事”,最近几年就有刘晓庆、周正毅、顾雏军、黄宏生、张海、张荣坤。这些人在利益集团的共同努力下,演绎成了以内部人为主体,以国有、集体企业为掠夺对象,以权力参与为手段,对社会资源进行“再分配”的大规模寻租活动;在经营活动中,他们不仅大肆制造假冒伪劣产品、骗取银行信贷,而且公开地偷税漏税,公开地对工人进行敲骨吸髓地剥削。周正毅、张荣坤等人不是第一批,也不是最后一批掏取肝脏的“第一桶金”的人,他们的“东窗事发”,只能是其中的倒霉者而已。

胡德平是在给其父亲胡耀邦脸上摸黑

十多年来,胡德平“致力”于“光彩事业促进会”工作。这个既不同于西方的慈善机构,又不同于民主国家政府的福利事业的“光彩事业促进会”,是一个不伦不类、非驴非马的“非营利”组织——靠政府行为融资与吸纳“民营企业”捐赠入伙。胡德平在这个组织里,除了积极的寻找民营企业家施舍一点钱财之外,就是带着他们到日本、到非洲等国家“考察”。从而与流氓大亨们打得火热。

这一次,胡德平“语出惊人”,在副部级官员中,是第一个公开为红色富豪们歌功颂德、涂脂抹粉的人。其公开地表演是代表党妈妈的声音还是他个人的观点?现在还没有结论;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胡德平是权钱交易的受益者,是太子党的代言人,是中国黑恶利益集团的辩护律师。

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先生从不向强权政治低头,以敢于讲真话,敢于抵制邪恶势力而着称。他高贵的人格和崇高品质赢得人民的赞誉。胡德平先生理应继承和发扬先辈的遗志,理应为父亲争光。但是,他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为虎作伥,公开地为权贵势力摇旗呐喊,这一可耻行径是给他父亲胡耀邦先生的脸上摸黑。

2006-11-24

议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