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齐天:如何看待2016年的总统选举?

Share on Google+

今年的总统选举出现了美国政坛上少见的现象。共和党内异军突起的黑马川普以公开的政治不正确姿态出现且在竞选活动中我行我素、大话和粗话连篇。但他的节节胜利,让许多政治评论家们跌破眼镜。而民主党内初选时的老愤青桑德斯险些把在政治圈摸爬滚打三十年的克林顿比下去。最终成为两党候选人的川普是丑闻频发,克林顿则是诟病不少。总统辩论中人身攻击更是被评为把辩论水平降到了新低。外国势力的或明或暗地企图影响选举也成了一个不断被提及和感受到的现象。

何以帅先在世界上实行现代民主政治制度两百多年的美国,居然上演了一场供地球村民们观赏的选举“闹剧”?两个“恶魔”中选出来的美国总统,到底会对美国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民主选举的优越性到底体现在什么地方?

让我们拉开距离,摆脱一些具体的细节,从高处看一看此次的总统选举。

一.民意双刃剑

川普在共和党内没有盘根错节的党内政治势力的支持(川普在没有如此高调地进入政治活动前甚至是对民主党和克林顿夫妇很友好的);桑德斯在民主党内也属于孤狼式的极端自由主义派(桑德斯是以无党派身份进入参议院的)。但是两人在党内初选阶段的出人意料的成果又是由什么因素决定的呢?民意!由于两大党建制派(指惯于政治游戏规则的政客们)近年来的低水平表现,国会与白宫的关系经常陷入困境。奥巴马改变美国政治的理想屡屡受挫。共和党内的大佬也越来越难以摆布党内极右茶党势力。ISIS的突然壮大让消灭本拉登和结束两场得不偿失的战争的功绩黯然失色。2008年经济危机后的恢复不够强劲,国内贫富差距仍在扩大。川普的“让美国重新强大”的竞选口号确实让选民们听起来振奋。桑德斯的几近社会主义的主张也对不看好未来的年轻人极具吸引力。主流媒体的政治正确的言论自律,让许多选民对媒体不屑一顾,而更愿意听到符合内心真实感受的激烈言论乃至谣言。人们厌倦了传统政客的冷静分析,(这也使克林顿的竞选显得缺乏新意),更希望发生巨变。

若论国民素质,美国选民中不乏对中意的总统候选人不计人品也不考虑事实的非理性偏见性选择之人。何以如此呢?皆因为选民们认为,该总统候选人代表了自己的观念和利益。此次选举有众多牵动人心的议题:联邦税、国债、上学、就业、大法官补缺、移民和难民、警民关系、政府效率、反恐、国际贸易、能源与环保、总统候选人的人品和能力等等。成熟的选民应该在这些议题中进行综合分析,评估总统候选人的竞选许诺兑现的可能性,和争取得到自己的最大利益。这一定是一个各种因素有所损益的平衡和与政治理念协调后的选择。但现实是许多选民的选择只是为了某一议题上与总统候选人一致而不知或不顾其经济方案实际上损害自己的利益。

两党竞选人集中大量的资金推出各种各样真假难辨的攻击对方的宣传广告,在各种规模的竞选集会上花言巧语地打扮自己,并且天花乱坠的许诺自己的政治主张。这一切,无非是为了一个目的——讨好选民,得到选票。虽然在整个选举过程当中,有些政治技巧与竞选策略会有一定的帮助,但是竞选人要实现自己的总统梦,最终决定权还是在掌握选票的选民手里。为了迎合选民,竞选人在党内初选时尽量偏激,全国普选时又修改策略努力争取中间派。为了迎合选民,竞选人甚至冒着今后食言的风险否定自己内心认为正确的施政方针。为了迎合选民,竞选人也会对没有实施可能性的方案大加渲染。由于美国的选民有世界上最复杂的民族、文化、和宗教背景,受教育和收入水平也是多层次,成功的竞选人既要小心翼翼地在众多议题中走雷区,又要奋勇显示自己的判断力、施政能力、和理念的坚定性。

一味迎合选民一定行不通,不迎合选民一定选不上。美国政治家所面临的困境是不可避免的。这也是民主制度下的政治家不能靠其他便捷方式上位的必经之路。

二.程序的公开和公平

川普在共和党初选阶段节节胜利,造成了党内建制派政客们的恐慌,以至于出现了所谓的联合起来阻击川普的行动。但是当川普不可避免地成为党内提名人的时候,一切还得按规矩办,没有一位共和党内的大佬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破坏党内选举的程序。最后只得不甘心地看着川普登上讲台,接受共和党的提名。

川普宣称,所有的美国主流媒体联合起来反对他。但是美国的媒体绝对没有一个政府部门或党派进行规划管理。如果说此次总统选举过程当中美国的主流媒体表现得基本一致,那也只能说是在新闻与言论自由的大环境下的不谋而合。新兴的社交媒体,使得许多有强烈个人见解的人从某群体中找到了自己的同道,而且强化了自己信念。而传统主流媒体则仍是认认真真地准备了连篇累牍的对候选人的长篇分析和持续不断的电台电视讨论,并对所有的重大竞选议题进行详细的介绍。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社交媒体,所有的竞选议题,各方意见都可以公开地发表,辩论和讨论。

川普虽然在党内初选时敢于拒绝参加辩论,但在全国普选时还是依照传统参加了三场辩论。今年的总统辩论虽然比较难控制,但主持人们始终努力做到平等地对待辩论双方,向每个人提尖锐的和选民关心的问题和给每人公平的时间。

在美国,公认的竞选传统是败选的一方心悦诚服地接受胜利一方为新的总统。如果不服输,4年后再来。因此,川普拒绝公开承诺遵循此传统,引起了不少的非议。他的副总统搭档不仅明确表示自己会按照传统去做,同时在他的竞选集会上,当一位女选民提出“如果克林顿当选,我们就要起来革命”时,他立即表示反对。美国民间有3亿多支枪。但落选一方组织有枪的支持者起来武力反抗,绝对是不可能的。

三.总统是不能为所欲为的

任何比较实际的人都不敢寄希望于总统候选人当选后能全面兑现自己的承诺。但总统候选人夸大的对方获胜的可怕后果也不会那么严重。

无论谁上台,构成美国社会民主基础的多元化不会被消灭。民众的权利不会被剥夺。新闻自由不会被压制。美国的经济不会崩溃。美国的先贤们确立的三权分立,联邦与各州权力分担,和政教分离的基本架构也不会改变。

无论是社会的贫富两极分化,严重的国债危机,让人担惊受怕的恐怖袭击和民族矛盾等等,都是下一位总统,必须认真面对的现实问题。这位受国会制约,受法院限制,被民众选出来的大管家,无论从国家利益出发,还是从个人的历史地位出发,只能兢兢业业地为美国人民服务。看看奥巴马这8年添多少白发吧!

无论是信口开河的川普,还是让人难以信任的克林顿,下一任美国总统,绝对不敢在宪法赋予的权力以外胡作非为。否则,面临弹勀是有前车之鉴的。

* * * * *

今年的选举似乎显示了很严重的民众分裂状态。但美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比现在这种状况更加严重的分裂,而她经受住了考验,从内战危机中走出来。美国的民主制度没有那么脆弱。虽然它也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美国人民不会以其他的现存制度来替换它的。虽然美国社会的种种难题不会迅速解决,但听到民众声音的各党派政治家如果不想让选民们失望而导致自己在下次竞选时下课,就必须通力合作,认真履行职责。无论是谁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无论参众两院的席位出现什么样的变化,此次大选中的赢家,还会是美国人民和美国的民主政治制度。

来源:CND

阅读次数:1,1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